歡迎來到你我貸客服熱線400-680-8888

突發災難企業如何應對?如何進行科學公益管理?

2014-01-21 15:25:28
來源:你我貸

內容提要:企業參與災后重建還是要多跟公益組織合作,尤其是跟民間的公益組織合作。因為術業有專攻,這也是基金會和公益組織存在的價值,它能夠把錢花得更好。

張強:剛才我們已經有很多很好的主意和實踐的經驗已經浮現了,在接下來的圓桌討論環節,針對剛才這些嘉賓的分享,包括我們的一些想法,大家可以進行一些更深入的討論。剛才瑞剛先生已經講出了我們下一步的努力方向。其實今天還有很多嘉賓,包括企業、NGO、學界等很多方面的。我們圓桌討論大家都可以參與,我們怎么樣根據剛才的這些經驗分享,我們能夠找到更新,或者下一步行動上的策略,把我們的意識轉化為我們的行動。我們從最近的開始,金先生有一點晚到,所以你要貢獻一下三星的力量。

金學哲:大家都了解三星,對我們消費類的電子產品,尤其是手機這一塊有很深的印象。三星真正進入到中國是1992年開始,到今天為止差不多已經有21年的歷史,像今天的這種論壇的討論議題,像災后重建對我們中國三星來講到現在為止我們可能也就經歷了三次,包括2008年的汶川,2010年青海的玉樹,再一個就是這次的420。我們捐款的數就不多講了,2008年我們就是那么一個數字,好像是外資企業當中比較靠前的。

我大概講一下這次我們捐贈雅安地震時候的一個背景,這次我們捐了6千萬人民幣,我們并不是考慮跟哪一個企業,比如跟水果他們做攀比,說他多少我一定要比他多多少,我們很大的一個考慮要考慮受災的程度,再一個我們更注重考慮的是說比起2008年我們的銷售利潤,今天的比2008年有多大的增長,很自然這個數就能算出來,跟那會兒應該是翻了幾番,所以這個數字就是這么決定的,并不是說我們一定要跟富士康或者誰比這個數。我大概10天前從雅安待了幾天回來,除了寶興,因為進入那個地區是受到限制的,雙號的上午進下午出,單號的是要禁止通行的。所以除了寶興之外,別的地方我都去看過,就是為了我們這次捐款的落實,整個項目和實地的考察那邊的情況大概怎么樣。我這次去了之后有幾個想法和印象。受災的規模確實沒法跟汶川那會兒比,再一個就是雅安的兩區六縣,實際上在2008年還有一個618,包括這次420經受過三次災害。前兩次的時候,尤其是汶川的時候,像雅安的六縣兩區他們一些受災的地方已經有過相當大的重建和加固。也就是說縣城,鎮級以上的城市相對來講受災的程度也好、規模也好不是很大,恰恰是像那些農村的,比較偏僻的,或者是高山的這些地區,他的受災是相當嚴重的。再一個就是雅安兩區六縣,我們一般都說三個極重縣是蘆山、寶興和天泉。但是實際上我們的感受就是說,這次包括政府也好,包括各種社會的力量也好,關注相當多的一部分都是集中在這三個極重區縣,相對來講,剩下的三個縣和兩個區也有災情,但是它們的受災得到救助方面,我覺得力量的傾斜方面有一些不足的。

如果說我們的項目要落好地的話,當地的支持或者是配合是非常重要的,包括大家這次在媒體上都知道,蘆山有一個表書記,他的手表我也看過,確實我覺得沒有那么貴重,說的21萬的那種表,看著也就幾千塊錢。也就是說,這幾個區縣我去接觸的時候,他們的這些準備的程度和配合的程度上有出入,有好的也有壞的。但是如果我們的項目要落好地的話,我覺得地方政府和我們捐贈渠道的配合和支持是必不可少的。有幾個地方好像覺得我是極重區,我就是皇帝的女兒不愁嫁,我有很多資源,有這種傾向。但是包括像石棉,他們的效率和執行力是非常高的,所以我覺得像這種地方還是要繼續關注。

把這個話展開來說,包括汶川也好,包括青海也好,我們都是以我們企業的名義,通過我們捐助的渠道單獨實施災后重建的項目。所以我覺得,如果在災后重建這個項目上來講,我們重點一個是學校,還有一個是醫療,再一個是這次我們雅安的時候,我們特別加了一部分農村住宅重建這方面。尤其是在醫療和農村住宅的重建方面,我覺得政府的資金配套是必不可少的。這樣的話,把雙方有限的資金加起來,能夠做一個非常漂亮的項目。大概就是這樣一些情況,跟大家做一個交流,謝謝!

張強:謝謝。我們其實可能還是會比較一下有沒有水果的問題,這是快速消費電子產業,沒有辦法,這是一個規律。

劉皓:我有一個建議,剛才張老師的PPT當中說到一個政社企的協調問題,現在很大的問題,當地政府的硬指標還是說重建的東西,可能剛才劉秘書長也說了,我們捐這么多錢,可能真正做社會服務那一塊的還是沒有錢,如何能解決這個問題,我想現在當地政府總是覺得,或者政府整個就是在想,他還是處于一種管理社會組織,因為你是社會組織,政府就會想到你這個社會組織應該是我來管理的,就是他那個服務意識還不是那么很強。我在想有沒有可能讓企業牽頭去跟政府談這些事情,就可以說企業的意愿是做軟的事情,而不是投入一些公共設施的方面,我覺得這個可能是重要的。前一段時間開社會金融的會,楊團老師也說,我們這是一個玉,在中國來說能夠牽頭的可能還是第二部門比較好。

張強:我們其實要發揮企業家的創新精神,打破僵局。

康菲石油:在汶川地震的時候,我們當時企業捐了有不到400萬,因為是重大災難,我們當時除了中國區,還有在全球,在公司的內部,還有我們的合同制員工,還有一些合同上都號召了捐款,我記得當時有不到400萬。這次因為當時汶川我們在四川這邊沒有業務,所以就像剛才瑞剛老師說的,我們就是表態度,我們當時把錢捐給了紅十字會,一筆捐款捐過去,也沒有具體的一些項目或者怎樣。但是今年的情況不一樣,因為我們是做能源的項目,四川那邊是有天然氣的開發,中石油那邊我們一直在跟他們談合作。所以今年在四川因為我們要做項目,所以我們考慮到今年捐款的時候,我們就和我們的利益相關方,就是我們的業務合作伙伴中石油這邊,還有當地的商務部,跟他們一起進行了溝通,就是說我們如果捐錢,你們有什么需求?你們的項目是什么樣。我們這次CSR部門和政府關系部門聯合,和四川的商務部一起參與了四川商務部的一個項目。這個項目也是通過扶貧基金會來執行的,這個項目也是有一些國際的大公司,像殼牌,還有一些其他大型的公司,有捐一兩百萬的,也有捐幾百萬的。等于這次情況不一樣,我們和我們的業務合作伙伴,再加上當地的政府一起來做一個項目。

嘉賓:我是一個對于社會組織一直從事一些評估和研究工作的同志。今天聽了這么多優秀的案例也很有感觸,4月底我受中國扶貧基金會的邀請到四川災區做了需求評估,尤其剛才聽了大家的很多案例以后覺得很有感觸。我想重點回應一下我們NGO的兩位代表,洲鴻和瑞剛講的內容,我覺得確實是我們現在企業,首先我覺得我們NGO應該向企業學習,企業的很多經驗和做法我覺得確實是我們現在很多NGO所不及的。在這個里面,說到不理性的問題,我覺得很重要的我們要扭轉這個思維,現在我們中國的慈善是非常特殊的,有了大災以后大家的捐款就來了。但是我們發現,現在的捐款是對災區的需求都沒有,一發生地震的那幾天工夫,大量的捐款涌上了這些能夠進行公布的組織。這個現象是很成問題的。現在有這樣一些大能力的公募基金會,其實他們要把這個錢花出去,能夠有效的用好的話,實際上對于這些機構,無論是扶貧基金會還是壹基金,可能都是很大的挑戰。

順應這個話,我覺得能不能通過我們這么一個很好的平臺,有媒體,有學界,也有我們基金會和企業,剛才瑞剛已經提出來了,我覺得我們實際上就在做一件工作,災區的發展援助。現在國際上這么多年有很多經驗,我們能不能通過這么一個平臺,因為這個圓桌會議一直在搞,不需要成立更多的組織,就是發出一個倡議。我記得聯合國曾經做過這樣一件事情,就是捐贈的有效性的問題。現在我們接下來會面臨很重要的問題,我們都是很被動的,我們評估了很多項目,實際上很多機構是先有了錢,然后再去找需求方,實際上很多項目災區不配合你,很多項目沒有達到預期的效果。所以我們覺得由被動變主動,可不可以由我們企業、社會組織和媒體能夠發出一個倡議,這個倡議實際上在國際上也有很多,就是這種捐贈者的支持倡議。能夠讓我們的捐贈者由被動變為主動,再來跟政府談,你支持我的話我們去參與,你不支持的話,現在這種狀況就很成問題。所以我覺得剛才瑞剛提出這個很有價值,就是說能夠在我們原來基金會聯合行動的基礎上,能不能形成一個規則性的東西。就是我們要做到災后重建,要保證有效性,我們應該怎么做?應該怎么跟NGO合作?應該跟政府怎么來談條件?怎么來讓我們這個捐贈達到我們預期的效果,我就響應這么一個想法。

張強:其實我們怎么樣去聯動,剛才瑞剛說我們在災區已經做了一些嘗試,今天我們討論完,我們也可以討論企業怎么樣作為一個力量進行融合。有時候其實成立這個聯盟也是為了更好的一個力量,其實改變的不僅僅是一個個的個案,其實是想改變一些制度和文化。

江石明:我先跟大家簡單介紹一下我們越秀集團,可能大家不是特別了解,我們也是在南方的一個地方性國企。我們越秀集團是1985年在香港成立的一個窗口企業,是廣州市政府成立的。我們現在主業主要是三個部分,包括房地產、高速公路管理、交通基金,還有一個是金融部分,另外我們還有建材方面的產業,還有造紙集團,還有一些其他的零零散散的企業。我注意到我是今天在場企業唯一的一個國企,也是唯一一個綜合類的,不是專注于某一個領域的企業,所以還是有一些我們自己本身的特點跟大家分享一下。

這次雅安地震其實我們整個集團來說,相對于各位在公益領域做了這么多年,這么有研究的各個組織來說是一個后輩,是來學習的,對于我個人來說接觸這一塊不是特別久,各位也是我的前輩。今天我們來這里,主要是抱著學習的心態。這次我們在雅安地震之后,也是像瑞剛老師說的,我們會受到各個方面的推力。今年我們是在一種無形的推力下,我們第一時間宣布捐了600萬到項目當中。往后這600萬我們具體要怎么花,其實以前我們并沒有很深入的去參與到當中,也沒有很深入的去思考這些問題。今年我們做這個工作的時候就是想到大勢所趨,我們希望真正把錢花到深處,盡自己的所能。我們也是像金先生一樣,我們不是很了解,所以我們也是選擇了去實地考察,在5月23日的時候我們就組織了一個考察的團隊,整合我們集團各個板塊的力量,集合專業的知識,我們在扶貧基金會的陪同下一起對蘆山、天泉的一些重點學校和一些村莊進行了考察,我們選定的方向是依照我們自己的實力選擇了一所小學進行援建和幫扶。這是我們大概在這次賑災的行為。

結合我自己的體驗來說,我們企業有幾點原則:第一是量身訂做,量力而行。量身訂做就是說我們必須結合受幫扶對象本身的需求,所以我們選擇了實地調研,然后跟他們有過很深入的溝通,包括在扶貧基金會的幫助下做了很多的調研。第二是軟硬結合和資源的整合,像Ada剛才說過的,我們不但要提供硬件的東西,我們還有很多軟性的,長期的這種心理幫扶,各種各樣全方位的一些力量可以投入到這當中來。資源整合反映到我們本身是一個綜合性的企業集團,我們本身有房地產的力量,我們可以去建房子,我們有專業的知識,我們可以設計、監理,工程的整個知識投入也好,或者是力量的投入。我們有建材集團,我們的建材可以有一些方面的材料的輸送,還有我們的金融集團。我們金融集團有小額貸款,這些力量我們都是可以結合進來的。還有就是社會的一些力量我們也可以整合進來,本身我們跟上下游,我們的合作伙伴,和我們的政治各個方面的力量,我們都是探討得不是特別成熟,我們也是探討做一個很詳細的規劃去投入到這個項目里面來。第三一定要落到實處,而且要長期的跟蹤。之所以我們對這600萬的企業捐款,還有我們83萬的員工捐款,總共是680多萬要有一個很長期的幫扶,因為這個學校不是很大,作為我們真真正正能夠幫助他去做很多的實事,長期安排一部分的資金長期對他有一個幫助。

以上就是我們企業在這次賑災過程當中很初級的一些思考,請大家以后有機會多多指教。下面我還想談兩個小的觀點。剛才馬季先生說到了我們企業公民的概念,公民有義務,其實他也有權利。對于我們企業來說,企業公民在做這些救災和公益的行為是我們某種程度上的一種義務,但是我們其實也有一些權利。比如說我們企業聲譽的提升,我們整個對于營銷或者是其他的這些拉動,這些其實是可以考慮進來,這才是更加長效的對于以后更加良性的發展。剛才瑞剛老師說到我們政社企這三個力量的聯合,我們討論的第一個主題,企業如何設計有特色的災后重建線路,剛才瑞剛老師說的這個聯合的力量我特別認同,聯合的力量其實光政社企還不夠,今天的主辦方之一21世紀經濟報道的力量是特別重大的,可以把這三個方面的力量,甚至是更多的力量整合進來,聯合的力量做災后重建我覺得會比較有效,謝謝大家。

張強:謝謝。怎么樣整合,怎么樣進行雙向的權利。其實我們也是希望企業的可持續增長跟社會的變遷結合在一起,這個中間其實把握很難,就需要聯合,如果不能聯合你很難有發聲的機會。

丁碩:大家好,我是來自中國紅十字基金會的。今天很高興能夠來參加這個圓桌會議,我今天可能主要方向的觀點很有趣,如果用一個詞來概括的話應該是矛盾。從420以來到現在,應該說中國紅十字基金會以及我們很多的工作人員都生活在很大的這種矛盾過程中。這個矛盾體現在很多的方面,大體上可以分成這么幾類。一類我想從救災的前線和我們后方感受到的媒體報道,我們生活在完全不同的兩個世界中。我們中國紅十字會如果要說起來的話,在前方整個的應急救災的部分,和政府和紅十字會來分的話,大體上紅十字會可能承擔了1/3左右救災的實際工作。就像剛才姚遙也說最大的兩個救援聯盟之一的藍天救援隊其實是紅十字會的,還有就是除了藍天救援隊之外,中國紅十字會還有7個專業的救援隊伍,包括大眾衛生動物,包括緊急衛生的凈水隊伍,包括999的聯盟救援隊伍等等。所有這些內容其實我們在后方是看不到的,我們在后方看到的所有的內容其實是媒體,是互聯網上營造起來的一個關注紅十字這三個字的一個整體的一種鋪天蓋地的一種質疑聲。在這種質疑的聲量當中我們感覺一種非常矛盾之后,產生的后果,我們看到了第二個很有意思的矛盾狀態。比如我們先拿一個非常鮮活的例子來說,一個長期跟中國紅十字基金會合作的企業叫上汽通用五菱,他們給我們捐了200萬之后,他們去說服他們控股的機構,就是中國通用汽車集團,當時準備給中國紅十字基金會捐贈大約幾百萬的先進,當我們整個合同的內部全部都已經敲定,雙方在走簽字流程的時候,我們都已經確認了,從通用集團傳回來的聲音說,因為整個員工反對將錢捐到紅十字機構,所以于是把錢捐到了我們今天在座的一個公益組織手里。我們覺得這是一種非常矛盾的體現,我們看到了這是一個非常典型的例子。

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說,我愿意跟大家分享另外一個非常有趣的數字。如果我們以2010年的數據來說,我們大體上2010年中國紅十字基金會的整體的這種捐贈的筆數來說的話,大約中國紅十字基金會2010年捐贈的個人捐款的筆數是15萬筆。在2011年的時候大約下降到了12萬筆不到,到2012年的時候已經恢復到了15萬筆,到今年上半年,截止到6月份之前,整個個人捐贈的筆數也已經超過了7萬筆。換句話說,我們確實在2011年“郭美美事件”的時候,其實公眾對我們的信任受到了影響,個人捐款筆數少了1/4左右。但是在2012年的時候,其實已然回歸了。到今年從我們現在目前的進展來看,估計捐贈筆數應該會好于2012年。但是同時從企業端的角度來講,我們看到了也有一個非常有趣的現象,那就是在2010年的時候,我們企業捐贈的筆數大約是3千多筆,在2011年的時候大約是1千多筆,到2012年的時候就已經不到1千筆了,我估計今年的筆數有可能還會繼續下滑。換句話說,其實剛才江總也已經說過了,對于企業來講,做公益的時候,他很多時候是在考量企業的一個品牌的受益和回報的問題。我們現在這樣的一個老牌的公益組織,其實劉皓剛才沒有對很多災難的內容進行進一步的展示,來自我們的國際聯合會。但是作為這樣一個公益組織,它其實對于整體的任何災害的這種公益的災害后發生的緊急的響應以及相應的災后的救援其實有一套非常完善的體系。這種完善的體系在我們直接執行的部門來講是非常完善,而且非常熟悉,由專業的團隊進行操作的。但是所有的這些內容并不為公眾所熟悉,同時我們目前現在面臨的現狀是我們所發出的一切聲音,其實即便我們能夠說服很多公眾個人的信任的話,我們依然對于企業來說,企業依然是面臨很大的猶豫。就是說對于紅十字基金會或者紅十字這三個字來講,對于很多的企業來說,至少短期內可能是一個不能承受的力量。

我們現在看到了這些問題,很多人在討論,到底紅十字出了什么問題,很多人第一個反應說其實紅十字并不透明。確實我們一開始也是這樣認為的,但是從去年基金會中心網的評估結果來看,中國紅十字基金會是跟扶貧,跟壹基金一樣,是屬于滿分最透明的公益組織之一。但是當時基金會中心網發出來這樣的信息,其實紅基會還沒有排名在最靠前面的時候,當時已經有媒體說中國紅十字會最透明,以這樣的標題把這樣的內容發了出去,結果導致對于這個榜單產生了一系列的質疑。前一段時間我們新的國內的社會組織的整個評估力量對于全國性的基金會進行了一次重新的評估,紅基會和扶貧基金會一樣,以非常好的成績重新獲得了全國的5A級這種評估的等級認定。當這個消息發出來的時候,我知道民政部相關的評級部門他們的熱心電話立刻被打爆了,說為什么紅十字會在這樣的環境下,你們怎么還能認可紅十字會給他們一個5A級的評估?這是一個非常有趣的現象,我們現在其實想拿出來跟大家分享,看一看有沒有各方面的人員和力量能夠幫助我們走出這樣一個困局,應該說對所有的人都是一個智慧上的挑戰。

我更具體的說一下紅基會的簡單的工作,如果大家現在手里有微信的話,我想麻煩大家打開自己的微信,在查找朋友的地方搜索一下CRCF01,這個微信平臺是中國紅十字基金會我們自己的官方微信平臺,它的名稱叫做天使之旅。如果大家關注了天使之旅這個微信平臺之后,那么花一點時間看一下,在上面有一個現在正在舉行的,在來之前我也跟很多的同志發了邀請函,正在進行的叫天使印象的一個圖片展,這個圖片展的內容核心是三個部分:一是云南彝良地震震后紅基會志愿者的支教情況,在云南彝良地震之后,中國紅十字基金會是唯一在那里堅守的公益組織。二是我們紅十字基金會第四年在關注的云南旱災的情況。三是中國紅十字基金會一直長期關注的資助大病兒童的生存狀況的內容,我們是專門關注白血病患兒貧困的情況,這三組照片應該說是能夠很生動、很鮮明的反映出中國紅十字基金會到底在做什么,謝謝大家。

張強:我們的生活都是在矛盾中的,我們每天都會面臨各種各樣的矛盾。其實紅會的改革本身就是中國社會的變革,我們怎么樣改變我們事業單位的格局,這些其實很困難,我也希望這場戰斗其實拉開的也是中國變革的一個前奏,我相信后面的戰斗會越來越艱苦。所以我們也期待我們跟紅會的這些同志們,特別是有這樣一個決心,希望去突破的同志們我們能夠攜手。當然這一點是很困難的,這也是一個矛盾,我們常常會面臨很多人的質詢,為什么你們會站在那里?我想其實這就是我們的生活狀態,這就是中國,我們希望我們找到成長的力量。我們也非常感謝騰訊,到處都是騰訊,還有我們的微信平臺,我相信其實企業也在創造一些新的方式,我們能夠拉開這些方式,我們找到一些新的視角。

趙峻:我是愛立信中國有限公司的趙峻,負責企業責任相關的一些公共事務。

首先跟大家簡單介紹一下愛立信,因為現在愛立信逐步淡出了公眾視野,大家聽到愛立信,年輕人都不知道是做什么的。愛立信淡出了手機終端之后,但是從來沒有離開過移動通信行業,包括手機基站的傳輸、交換和衛星等等,愛立信實際上都是非常領先的一個公司。愛立信在從事企業責任,包括我們的賑災上,實際上有一個比較長的心路歷程,我跟大家可以做一個分享。第一階段可能就是大家比較關注的,很多基金會賴以生存的慈善捐款,我們愛立信在N多年前一想到賑災,我們可能首先想到的就是這個慈善捐款,的確這個慈善捐款非常重要,它的門檻低,很容易做,很多公司都可以做。它的特點就是跟企業的核心業務是沒有任何關系的,我只要把錢捐出去,發票拿過來,做了退稅,媒體一報道,好像很多公司就覺得OK了,我該做的都已經做完了。但是作為一個高科技企業,愛立信覺得我們如果只停留在這么一個捐款的階段我們覺得是遠遠不夠的。

所以在2008年我們進入了第二個階段,第二個階段就是說怎么跟自身的業務相結合,最大程度上承擔企業責任,包括最大程度的進行賑災。2008年應該說是地震發生一小時,愛立信的員工就已經沖到四川聯通的機房里面,幫助他們恢復系統。整個災難期間,我們有140多名工程師遍地在各個災區,愛立信當時捐助了移動通信設備是7千多萬。所以應該說在那個階段,我們應該說是發揮自身的技術優勢,為恢復當地的通信網絡,尤其是移動通信網絡,應該說是做出了自身的貢獻。

在2008年之后,我們實際上一直在探索第三個階段。這個階段是什么呢?就是張院長一直在強調的叫創新。基于2008年的救災經驗,愛立信在哪些方面做了一些創新呢?這些創新有這么幾個類型:第一可能是技術創新,第二是流程創新,第三可能是相關的業務創新。具體說流程創新就是我們明確處理災難救助的流程,出現災難以后我們用什么樣的方式來最快的進行響應。我們在日常的,比如跟四川省移動和聯通客戶經營過程中,我們就已經考慮到賑災過程中一些備件備品的需要,我們在成都和廣州,在今年的地震,三天之內我們將將應急通訊所需要的設備已經發往災區。而且我們在技術創新方面,就是我們怎么把設備做到小型化。我們有一些設備基本上一個人都可以拿得走,這跟我們傳統意義上好像可能是需要幾卡車,把它裝在山頭上面完全不一樣。有的我們小的基站,基本上三個人就可以帶著它走,布在一些電線桿上,可以非常迅速的恢復災區的無線通信網絡。在災區我們對于基站和基站,基站和網管中心的聯絡實際上是靠光纜的。光纜尤其在山區是非常容易被破壞,稍微有一點泥石流或者地震完全被破壞了。這個時候最方便恢復的手段是通過無線方式,愛立信經過2008年的汶川地震,我們開發了一些新的手段就是通過微波,幾個小時我們就可以獲取通信。通過基站直接上衛星,衛星再到運營商的機房,這個方式可以更加迅速,應該是在一個小時左右,我們就可以恢復災區的通信。應該說這次雅安地震在應急通信方面,比2008年有一個質的飛躍。

第四個階段我們所期待的創新跟第三個階段相比,因為第三個階段是我們企業內部的一個創新。第四個階段我們認為是整個機制的創新,這個機制就包括有企業,有NGO組織,甚至有一些研究機構,怎么通過一種合作模式和機制的創新,能夠達到對于這個賑災,或者包括其他的一些企業責任項目能夠做得更加有效,更加完善,能夠發揮最大的作用。

這也是我們想通過這么一個論壇,希望能夠推進或者是參與的一點點的心意,謝謝各位!

張強:有時候幕后的力量也很重要,技術在后臺能夠提供一些方式。我們既然是圓桌會議,可能時間很緊張,我們也要創新一下方式,希望每個人都告訴我你的名字,你的機構,如果你有想法你告訴我們。

郝楠:我們是專門做地震災害的信息處理工作,這次雅安地震也是搭建了一個信息平臺,是用華夏公益的平臺,我的本職工作是北大校醫院的牙醫。

陳洋:我是中國慈善聯合會的,我可以回答紅基會的問題。我給四個主題詞:一是跨界,二是可持續,三是信息,四是有效性。

先說跨界,因為中國慈善聯合會剛成立還不到兩個月,在座的有很多機構都是中國慈善聯合會的會員,包括紅基會、扶貧基金會、騰訊,包括李連杰。中國慈善聯合會有一個職責就是為會員服務,比如說紅十字會現在面臨的公信力的問題,其實也是中國慈善聯合會下一步要解決的問題,就是怎么樣維護整個行業的公信力,有可能會有一個專業的委員會專門出來,發生了慈善行業的烏龍事件的時候會出來給行業作主。還有一個跨界的意思,實際上是聯合不光是企業,應該說還有NGO、民非社團,應該還有政府的官員,還有企業的明星,還有學者,還有慈善家,這才是一個跨界的概念,聯合會里面的會員都是來自這些。

可持續剛才大家已經說了,其實企業的捐助一定要考慮到企業的可持續發展,如果說企業把利潤都捐出去了,沒有后勁他是做不好的。所以企業要和企業救災的專長結合起來,發揮企業的優勢,能夠可持續的做捐贈。

大家都沒有提到的就是信息,其實我覺得救災當中最大的一個挑戰就是信息的不對稱,為什么每個企業都要組成自己的一個評估團隊到現場去,就是因為信息不對稱,所以說信息的聯合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這也是下一步聯合的一個主要的內容。大家說到了有效性,其實不是說把這個錢捐出去就OK了,我們要考慮的是能不能給受益方帶來長久的好處,能不能提升他們的能力。

王靜澤:我來自公關公司,名字是世紀龍文,我們主要做的工作就是公益傳播,還有公益產品的設計,還有一些企業和社會公益組織的一些連接和搭橋的工作。

宋關:我是靜澤的同事,她主要關注的是教育方面,我主要關注的是應急救災方面。

張強:我們也需要企業的中介,中介型和服務型的企業也很重要。

趙蔚然:我來自北師大,我們現在在做災后重建,NGO以及企業聯合聯系的研究,也希望大家可以后續關注我們的研究。

許琪:大家好,我是北師大的許琪,是張強老師的研究團隊之一。

葛晶:我是中國慈善家雜志的一個負責企業CRS方面的一個選擇。剛才我跟紅會的另外一位同事聊天,講到媒體在現在的企業和NGO這方面公益慈善事件的作用,他因為傳播性比較廣,確實存在業內的良心。我們希望現在大部分的企業可以秉持一個中立的態度,而不是傳播一些比較負面的能量在這個社會中,我們媒體也會在這方面做出一些更多的努力,謝謝。

米潔:我來自NEC中國有限公司負責CSR工作,今天在這兒學到了很多做CSR比較深入企業的一些經驗,希望在公益平臺的上面能夠再見到大家,謝謝!

劉志華:剛才聽了大家講了一些,其實在緊急救援階段,企業除了提供資金之外,提供特有的服務,有可能比他提供的物資和資金更有效。

普英:我是21世紀經濟報道華北區的,今天特別感謝各方的,不管是企業還是各種NGO組織來共同參與這樣一個話題,我們也是希望我們能夠用媒體這種特殊的特質,能夠更好的為社會服務,跟大家一起為社會服務,謝謝大家!

韓青:大家好,我來自BSR,我們是一個給企業提供CSR咨詢的機構,我們也是一個會員制的協會,全球500強當中有30家是我們的會員。我們在過去的三年中做了一個項目,也是推動跨界合作,具體大家有興趣我可以跟大家更多的分享。

金旭:我來自中華社會救助基金會,目前暫時負責應急救災。聽了這么多老師提出來對于救災問題的研究,對于我們新生的基金會來說是一次受益匪淺的學習機會,謝謝大家。

中華社會救助基金會:我們成立的時間并不長,2009年成立,這次在蘆山是我們第一次真正意義上參與救災,所以我們做的事情其實是一個探索和學習的過程,在緊急救援階段,在過渡性安置,包括災后的重建我們都在開展項目,我們也會結合自己的特長,在災后重建我們會比較關注老人這個領域,關注不為大家所關注的這樣一個人群,我們比較希望關注的是老人服務的模式以及他的養老互助模式,我們現在在這個領域做很多的一些事情,希望有機會再多交流。

安慶華:我叫安慶華,女,朝鮮族,我是北京天下溪咨詢教育中心的宣傳統籌,10年前的今天,天下溪去工商局蓋了一個大紅章,今天是天下溪成立十周年的日子。有人說我是打醬油的,不知道我為什么來。其實我想向大家說明一下我們天下溪的四塊工作領域,跟災后重建息息相關,我們說成四愛:

第一是愛自然,我們有自然教育這一塊,我想康菲石油今天來了,我們有鳥類這一塊,還有剛才英特爾說觀鳥活動的時候我很激動。

第二塊是愛家鄉,是指我們鄉土教材的開發,其實我們那個鄉土教材開發團隊的王老師他在美國探親,我特地用微信問了一下王老師他的想法,他說如果有發言機會的話,一定要跟與會的代表說,就是災后重建當中,文化重建是特別重要的一個部分。在汶川的時候天下溪做了羌族地區的項目教材開發,今年天下溪的團隊他們在做另一個少數民族的鄉土教材。王老師已經是65歲了,他今年年初病了,所以他有一種緊迫感,如果其他的團隊有鄉土教材開發方面的需求,我們天下溪非常愿意做分享,愿意做服務,愿意做培訓,什么都愿意。因為我們天下溪就是知其雄,守其雌,是為天下溪,我們就是希望做服務的工作。

第三是愛閱讀,包括公益讀書平臺,今天我拿到了一個大單,秦老師說我可以把項目方案發給她,她看看青少年活動中心是不是能夠用得上,當然品質決定最后的結果。

第四是我們有愛孩子,就是我們天下溪的創始人現在在做華德福幼兒園方面的工作,包括師資的培訓。我想我們的國家都是屬于孩子們的,我們在這里不管是政府的還是企業的,還是NGO的,我們最后都是為了讓我們中國或者讓我們自己的家鄉更美好,所以才坐在這里,謝謝主辦方。

丁碩:您能解釋一下您的服飾嗎?

安慶華:這個其實在圈內是挺有名的。我們是一個到處給孩子讀書的公益項目,我們已經向北京的動物園,廣州的動物園,還有在汕頭,像這次地震之后,我們汕頭那邊他們志愿者發起了一個教小孩子地震逃生的讀書會,而且我請他們鑒定了一下,做備災的人說很專業。而且我們極大的發動了志愿者自己的能動性,就是他們要去做什么,我們作為快樂小桃子的全職工作團隊是支持他們做什么,也是什么都愿意。

秦勇:我想告訴大家,這是我的名片,我們負責21世紀公益行動,我今天也特別高興能夠來到這里結識企業和NGO的同仁,也希望在日后我們的聯絡當中可以增強合作。我也希望我們彼此之間能夠有一個比較全新的,更加深入的合作,謝謝。

張強:感謝各位,我想跟大家分享一點,大家都說要聯合,其實要小心,因為這個世界沒有那么容易聯合的。如果你真的那么力求聯合,其實反而會走向反面。我覺得我們要自己恪守自己的能量,自己恪守自己的方向,我們在一個什么點上去聯合,也許并不是那么重要,我們希望大家每個人都能夠跨越自己的組織,如果要想聯合,我們希望以后有更多的討論,讓我們去探討怎么樣把我們的心放在這里,這個才更重要一點,什么都愿意,謝謝。

主持人:今天的會議有一些超時,接下來最后一個環節,請我們這次的主辦方簡短的做一個總結,請姜總和劉秘書長簡短的做一個總結。

劉洲鴻:也不是總結,就是談談感想。我覺得420社會應對圓桌會議到今天是第六次了,它的初衷就是想讓各界坐在一塊探討怎么樣更好的參與災后重建,我覺得就是達到了這個目的,今天來的有媒體,有企業,有基金會,有公益組織,我感覺這個效果很好,希望將來有越來越多的同仁參與進來。今天聽了很多的介紹,有些是基金會,有些是NGO,更多的是企業他們講怎么參與災后重建我特別受啟發。我想如果有更多的企業能夠像大家這么做的話,我們這種社會的參與效果一定會更好。企業參與災后重建有很多好的做法,包括怎么發動企業員工的參與,怎么樣發揮企業自身的優勢,更好的參與災后重建,像英特爾、加多寶、騰訊都給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我還要強調一下的就是,企業參與災后重建還是要多跟公益組織合作,尤其是跟民間的公益組織合作。因為大家都是術業有專攻,公益組織就是做這個的,我們的企業畢竟在市場和商業這一塊,這也是基金會和公益組織存在的價值,它能夠把錢花得更好,否則的話就不需要這些公益組織了,像陳光標一樣,自己拎著錢去災區發就可以了,所以這種合作能夠實現優勢的互補,實現共贏。我自己也體會很深,我們支持了一個成都的NGO,是做水環境保護的,他4月24日就到了災區,看到很多的地方因為工廠的污染還有泥石流、山體滑坡,導致很多地方水受到了污染,他沒有辦法喝水。但是這些NGO沒有錢,就跟企業去募捐凈水設備,企業其實好多他愿意做這個事情,他只是不知道去找誰。NGO找到了他們,他們在短短的時間內就捐到了200多套凈水設備,解決了很多人的飲水問題。所以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案例。

有一家搞設計的,叫易觀工作室,發生地震以后,他們也想我們能做什么呢?他們也是剛剛創業,也是

推薦閱讀

三峽晚報

荊楚網消息(三峽晚報)本報綜合消息9月1日,農銀匯理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旗下的第四只...

農銀策略價值股票(66000...

基金經理更多李洪雨李洪雨先生,經濟學碩士,CFA,7年證券從業經歷,具有基金從業...

農銀策略價值股票

農銀策略價值股票一。而盈榮...

農銀策略價值股票基金9月1日...

盡管近期市場出現明顯調整,但經濟復蘇的勢頭卻毋庸置疑,市場的暫時調整反而為投資者...

農銀策略價值股票基金今發行

商報綜合報道農銀匯理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旗下的第四只基金產品――農銀策略價值股票基金...
各國貨幣融資租賃貴金屬證券公司期權交易貸款知識期貨公司金融知識銀行理財產品銀行網點信用卡信托產品
  • 熱線電話(服務時間 09 : 00 - 21 : 00 )
  • 400-680-8888
  • 關注我們
Copyright ? 2015 你我貸(www.afnvca.live) 網上投資理財 版權所有;杜絕借款犯罪,倡導合法借貸,信守借款合約
關注你我貸官方微信
青海11选5开奖结果彩票控 麻将一共多少张 省快乐十分走势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结 江西快三走势图表 山西快乐十分遗漏 黑龙江省福彩22开奖 官方天天斗地主赢话费 手机单机麻将哪个好玩 上海新快三开奖结果 麻将游戏单机破解版 捉鸡麻将下载 广东麻将推倒胡必胜技巧 北京快3基本走势图 11选5开奖结果安 麻将手游排行 闲来陕西麻将怎么能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