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你我貸客服熱線400-680-8888

300年海鶴藥業身負18億債務企業面臨破產重組

2014-01-21 15:25:22
來源:你我貸

坐在記者對面的管嗣開一臉嚴肅,他的手機不間斷地就會響起,整個采訪過程都被陸續前來詢問公司事務的電話打斷。

管嗣開已然習慣了這種繁冗的節奏,這位海鶴藥業新上任的主事者正試圖讓這家有著上百年歷史、在當地頗具名氣的“老藥廠”起死回生。但從目前的處境來看,這一切似乎并不容易。

在過去的兩個月中,創辦于清康熙九年(1670年),至今已有300多年歷史的海鶴藥業歷經了前所未有的壓力,超過18億元的巨額外債也如同一把利劍高懸,相比年銷售額不足兩千萬的窘境,如何梳理并解決高額債務是管嗣開當下最為棘手的難題。

8月份,海鶴藥業前董事長葉可為因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被批捕,海鶴藥業的借貸泡沫也全面破裂,由管嗣開及管理方主導參與的善后工作也隨即啟動。

但時至今日,管嗣開仍只對葉可為是個資本運作老手略有所知,但對于葉可為翻轉騰挪的資金究竟“從何來,往哪去”仍不知詳情。

如今,公司實際管理人再度變更,但風雨飄搖時,這家當地明星企業的命運走向依舊難以預知。

“海鶴藥業300多年的歷史如果在我們這批人手里毀了,我們就都是罪人了,誰都逃脫不了責任。”管嗣開義正言辭地說。

而管嗣開在說出這番話之前,兩位來自浙江的藥企負責人剛離開他辦公室,商討合作事項是他們此次談話的唯一內容。

事實上,早在6月8日,海鶴藥業就已向溫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對公司進行重整的申請,當月21日,溫州市中院已對此進行受理并指定浙江光正大律師事務所擔任管理人,其中,另尋下家便是其中重要的事項之一。

這次海鶴藥業處理方式可能將會是作為溫州首個破產重整的案例來辦,先去‘試一下水’,看走司法程序能不能做得下來。

如果試點結果比較成功的話,之后很多類似的溫州民間借貸案例可能都會采取這個手段。管理方光正大律師事務所一內部人士向記者透露。

18億債臺

坐落于溫州市偏遠的溫金公路上,海鶴藥業的老廠房顯得頗為黯淡。廠區內,建廠時激勵員工的金字口號也顯得格格不入。

事實上,這家有著342年歷史并獲得“浙江老字號”稱號的老藥廠,是浙南地區唯一的中成藥制劑專業廠,拳頭產品在溫州當地也頗有知名度。但不曾料到的是,這樣一家藥廠的命運會扭轉得如此悄無聲息。

今年8月21日,海鶴藥業董事長葉可為因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正式被批捕,而公司另一出資人張君平也或將步其后塵。一時間,百年老店將就此覆滅的擔憂逐漸彌漫,甚至工廠已停工的不實傳聞也被廣為傳播。

葉可為作為公司法人落馬后,公司實際管理方則全權交由光正大律師事務所處理,然而這家百年老廠的新當家人管嗣開目前擔心的事情仍舊很多,包括如何快速找到新投資方接盤、如何盡早將新廠房設備辦置使用,如何解決繁雜龐大的債務糾紛等關鍵問題。

其實早在2010年葉可為重組進入海鶴藥業之前,這家偏安浙南的醫藥制劑公司就已經數度易主,接手者對于公司治理并未有太多的貢獻。然而,據管嗣開介紹,在一輪輪老板的轉手中,公司資產估值從2005年的四千萬迅速被提至2010年四億余元,而其真實性則值得商榷。

在外界看來一片風光的海鶴藥業依然維持著百年名牌的光輝形象,這也幫助了葉可為在短短兩年間利用自身資源,籌集的民間借貸資本超過18億元人民幣

但時至今日,資不抵債的現實窘境已讓公司不得不走上了申請破產重組的道路,而葉上任伊始提出的“一年一億,三年五億,五年過十五個億并一舉IPO”的口號也無人再提。

對于葉可為之所以選擇非法籌資這一鋌而走險的“下下策”,多名知情人士向記者給出的原由都頗具悲劇色彩。

一位管理方內部人士告訴記者,在葉可為之前,海鶴藥業是由其上任戴育仁全權負責,當時葉可為與公司另一大股東張君平均系溫州百順擔保有限公司的負責人,并熟諳溫州民間資金運作之道,且雙方此前就有不少生意往來。

“很有可能當初戴欠了葉、張二人不少錢,卻無力完全還債,就考慮將手中管理的海鶴藥業作為籌碼進行談判。此次債權人名單中出資1.29億的個人債主張福林也曾與戴育仁進行過私人的借貸,他也曾與葉可為一同競購過戴手中當時急于抵債的海鶴藥業”。上述人士說,“據稱當時張福林也曾是海鶴股東,只是股份由戴育仁托管,約定一定時間后回購。戴無力回購后,提議將企業股權轉讓給張、葉兩人或擇一,張認為兩人不熟悉,共同經營難以成功,決定讓給葉一人。”

根據該內部人士的說法,2010年,葉可為最終選擇正式接手海鶴藥業,卻由于前期未做詳細的盡職調查,交易后才發現海鶴藥業外債眾多。

未經證實的消息稱,葉可為本人此后出于對海鶴品牌的“熱忱”,開始不斷利用自己早先在民間資本方面的人脈籌集資金,抵償公司債務。

但日積月累后的借款金額已然超出了葉可為的控制力,債臺垮塌后,上下一片嘩然。

隨后,作為借款方公司的法人及簽字本人,葉可為與戴育仁二者的資產情況在第一時間被予以清核。

“有消息稱,目前戴育仁還欠海鶴藥業與葉可為6億多元,這部分資金管理方肯定會進行追討,但是以個人名義還是以企業破產重組程序來追討,現在程序還未定,且戴育仁方面資產能否還得上尚不得知。而葉可為目前主要資產除了其在溫州百順擔保有限公司合計的1500萬元(注冊資金5000萬元中所占30%股權),大多還是對戴的債權。”前述內部人士說。

由于海鶴藥業被作為主要擔保之一,這場風暴的邊緣已然擴大到了整個公司層面。借貸風波敗露之后,一筆筆敲著海鶴藥業與興甌醫藥公章的借款憑證也使得這兩家關聯公司成為18億債務的抵債目標。

而在錯綜復雜的債務糾紛尚未厘清時,海鶴藥業新的問題又接踵而至。

記者獲悉,由于公司危機消息的快速傳播,海鶴藥業新廠房工程方溫州市甌海建筑工程公司也加入到追債隊伍中,向公司索要工程款金額達6937.14萬元(實際將以生效判決金額為準)。

“蛛網”式民間資金鏈

“戴葉二人”賬務糾葛牽出的海鶴藥業轉手交易,以及葉可為利用海鶴藥業做擔保,拖欠巨額債款收尾使得這場品牌救贖大戲頗具戲劇化。而在此過程中,盤踞溫州已久的民間借貸鏈條則起了極大的推動作用。

8月14日,百余名海鶴藥業一案的債權人集合在一起,召開了第一次債權人大會,商討追債事宜。

記者獲得的債權人大會會議材料顯示,鑒于案件的實際情況和重整受理法院的要求,首批申請登記在案的債權人被分為債務人企業債權和股東葉可為、張君平個人債權。“登記企業債權為75戶,申報總金額為12.35億元。總計各類債權總戶數128戶,總申報金額為20.24億元。”而此前管嗣開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曾明確表示,“目前海鶴藥業的負債是18個億”。

在長達數頁的登記債權人名單中,記者發現,各類民間借貸公司、個人以及數家地方銀行均榜上有名,債權人申報債權金額以一兩千萬元居多,其中有兩名個人及一家企業的借款金額超過一億元。其中,溫州富博寄售有限公司以1.46億元的單一債權人申報債權金額最高,另有不少則是以個人名義借貸,而以家庭單位合計也將過億元。

值得注意的是,名單之中有幾家債權人則顯得頗為特殊。

本報記者注意到,一家名為“溫州百順非融資擔保有限公司”的借貸金額為304.8萬元,事實上,這家公司也正是葉可為百順擔保旗下的關聯公司,而百順擔保本身和海鶴藥業就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

而在金融機構放貸方面,浙商銀行股份有限公司溫州分行與浙江溫州鹿城農村合作銀行蒲鞋市支行的債權金額則分別達到3779.92萬元和2741.12萬元。

前述內部人士表示:“債權確認這步目前還未完全走完,只是初步確認的數據,未來最終版可能還會有變化,葉可為的一些親戚似乎也有入款,只是現在還沒來申報。還有部分債權人因為憑證可能還在補齊的過程中,其登記狀態是‘暫未確認’,最終數字很可能大大超過現在這個數字。”

一位名單中借款金額排名前五的債權人何剛在接受記者采訪時坦言,借款給葉可為完全是出于對其本人聲譽和海鶴藥業名聲綜合判斷后的決定,“誰也沒有想過錢將去向何處。”

何剛透露,葉可為本人是意大利華僑,在溫州資本擔保的圈子頗有名氣,曾是溫州市信用擔保行業協會的副會長。在接手海鶴藥業前,葉可為作為百順擔保的負責人就在業內建立了一定的信譽度。“我與葉可為在百順擔保的時候就認識了,不只是一兩年的交情。之前這些債權人多少也都聽說葉可為收購了海鶴藥業和興甌醫藥。等于有了名譽和企業的雙重保障,大家都比較放心。”

與很多債權人一樣,何剛回憶起2011年葉可為與其接觸借款時并未顯示出太大的問題,只是強調“有急用,很快就能還上”。于是何剛在兩個月內分兩次借予了高額資金。“誰知之后就拿不回來了,被催債時葉可為一直推脫稱‘過兩個月有錢了再還’,結果一等就等了一年多。”

直至東窗事發后,百余號債主才恍然驚覺此前遭遇反復延遲還款之事并非孤例,類似遭遇的民間資本方還大有人在。何剛強調稱,當初同意借錢的債權人幾乎都是葉可為原本人脈內的熟人,或是經由熟人親戚關系所介紹。之前我們并不擔心,反正他在整個借款過程中每個月利息一直是照付的,根本看不出問題,只是一直說過一兩個月再還錢。

金融危機之后各地銀根緊縮,周轉不開的企業要從銀行這邊貸款不容易了,這時更多是尋求社會資本的借貸。大家都知道,我們溫州的民間資金多得是,”何剛透露,“溫州民間資本借貸利息每月一付是行規,各家開出的利息標準也有高有低,均是視雙方談判結果而定的。據說有人給葉可為出的是‘一分五’(月息1.5%),這個根本不算高的。也有人給‘一分八’、‘兩分’、‘三分’的都有,最后兩三個月葉可為資金熬不住的時候,情急之下找到的高達‘五六分’,這樣的情況都有。”

記者簡單算了一筆賬:若以借貸方口中“兩分”月息、一億元借款金額來算,僅一年累積下來的利息就高達兩千四百萬。

“那些登記在案近億元的債權人,本來就是專門從事民間資本借貸的,了解個中原由手法。甚至他們手上的這些錢可能也只是從其下游借上來的,無非是你借給我收兩分利,我借給他人收三分利”這樣層層賺取差額,一旦最后倒臺的話就一環套一環牽涉到不少人。前述內部人士直言。

該人士透露,在葉可為還沒有被警方逮捕之前,葉的兩個債權人就已先被逮捕了。“這反映了現在溫州民間資本比較亂的特點,溫州之所以有這么多類似的事,就是因為法人和股東之間沒有嚴格區分,很多法人想蓋哪個公章就蓋哪個,這對企業造成非常不良且極為危險的影響。”

如此混亂隨意的擔保現狀得到了何剛的證實。他表示,溫州的民間資本那么多,通常很多出資人的法律知識并不太懂,只要覺得對方是有信用的人就借給他了,“葉可為本身是海鶴藥業、興甌醫藥和百順擔保的法人,公章都可以拿來用。有些借款只是他以個人名義簽字,有些則是公章與簽字一塊擔保,各種名義都有,而我們對公章擔保等情況也不太關注。”

艱難救贖

經歷了民間資本供應的斷鏈以及公司生產流程升級的資金需求,百年老店海鶴藥業已被置于了生死存亡的懸崖邊。

公開信息顯示:海鶴藥業本身系2001年3月27日由原國有企業溫州海鶴集團有限公司制藥廠改制后重新登記,目前性質屬于私營有限責任公司。2010年1月,葉可為、張君平重組溫州海鶴藥業有限公司,在五千萬元變更注冊資本的組成中,葉、張二人分別出資四千萬元和一千萬元。而關聯公司溫州市興甌醫藥有限公司及其全資子公司永得利化纖制品有限公司亦屬于海鶴藥業旗下。

目前海鶴藥業在冊員工90人,許可經營項目涵蓋“顆粒劑、曲劑、片劑、硬膠囊劑、丸劑”的生產(藥品生產許可證有效期至2015年12年31日)。暢銷類藥品有左金丸、板藍根顆粒、全國獨家藥品復方感冒膠囊等。

由于公司負責人五年中換了好幾撥,公司的經營狀況一直不太理想。管嗣開向記者坦言,2012年上半年公司銷售產值較去年同期下降顯著,處于微虧損狀態。目前工廠雖然不是傳言中的停工走人狀態,但確實存在資金緊缺,生產較困難。

“原先海鶴有八條生產線,然而經過新版GMP審核后只有前述五條獲批在生產。老廠區的設施比較陳舊,新建成的廠區原計劃便是為了滿足GMP要求,只是現在資金的問題使得設備遲遲難以進駐調試,”管嗣開表示,“海鶴藥業在2008年處于鼎盛時期,當時做到了3000萬的銷售額,而去年這個數字降到了兩千萬不到,資不抵債就是實際情況。”

而在資金吃緊時,部分債主給予海鶴藥業的壓力卻并未松懈。

管嗣開告訴記者,債權人中浙商銀行有相關工作人員就曾來到公司要求管理層將工廠“關門大吉”,并且隔三差五前來廠區觀望,看有沒有生產。“目前我們老廠子18.8畝土地都是押給他們的,他們這樣做原因也很簡單,因為海鶴藥業一旦真正破產,對其而言似乎是最好的解決辦法,能夠更快地收回款來。”

值得注意的是,溫州類似的民間借貸斷鏈后的無序糾紛也讓當地主管部門嘗試新的解決之道,而隨著債主委員會的自覺成立以及溫州政府、司法部門的介入,具有試點意義的海鶴藥業破產重組司法程序已正式啟動。

記者獲悉,在指定方光正大律師事務所相關團隊負責接手海鶴藥業日常管理后,該多人法律團隊便開始擔負在債權人、企業及洽購者的溝通協調角色。

前述內部人士指出,這樣的嘗試也是源于溫州市政府的指示,希望能夠找到一個可行的處理辦法,“這也算是專門針對民間借貸的司法處理嘗試,處理方法也與常規的實際經營破產處理有所不同。”

本報記者了解到,其中一個“特事特辦”的非常規處理,是該案例中把股東的部分債務也納入到了海鶴債務中一起處理。如葉可為以個人名義借款卻沒有敲海鶴藥業公司公章的情況,相關方面認定這些案例在性質上一樣,分開處理不太妥當,最終進行合并處理。類似的手法也使得處理案例眾多卻情況各異的溫州民間借貸案很大的靈活性。

“之前這樣的民間借貸風波就有不少,通常處理方法都是以政府進行主導,而債權人也會成立類似的委員會希望達成自行和解,不少最終還是會走到司法程序,成功率不高,”該內部人士表示,“試想若是僅通過民間自己來的話,很難做到所有債權人都同意,這也使得最終達成有效協議的難度大大提高。而走司法程序只需要達到一定同意的比例就可以宣告通過,并且不存在后患。這次海鶴藥業可能會是作為溫州第一個破產重整的案例來辦。”

海鶴藥業小資料

溫州海鶴藥業有限公司(原溫州中藥廠),創辦于清康熙九年(1670年,比北京同仁堂遲一年,比杭州胡慶余堂早204年)。據

1956年社會主義改造中,藥業實行公私合營,溫州市著名的三馀堂、葉三寶、乾寧齋等藥號撤銷,制劑部分并入大新街(今公安路)葉同仁藥棧舊址,以葉同仁藥棧為基礎組建了溫州市國藥聯合制藥廠(溫州中藥廠前身)。

1965年7月,經浙江省人民政府批準正式成立國營溫州中藥制藥廠,成為浙南地區唯一的中藥制劑專業生產廠。

1995年11月16日,溫州中藥制藥廠經溫州市人民政府批準,工商變更登記為國有獨資公司即溫州海鶴集團有限公司,注冊資本為2367萬元。

2010年1月,意大利僑領葉可為先生和張君平先生重組溫州海鶴藥業有限公司,變更注冊資本為5000萬。

2010年9月,“海鶴”被評為“浙江老字號”(證書編號:ZL02050),同年12月被溫州市人民政府列為“溫州市第一批千星企業”,為政府重點扶持對象。(根據公開資料整理)

董事長非法吸儲被捕:300年海鶴藥業身負18億債務破產重組

有接近海鶴藥業方面的相關人士透露,目前包括浙江省內及外省甚至境外的公司均有前來與海鶴接洽合作事宜,“總體還算理想,只是目前還未進行到后期成熟階段”。

根據此前債權人大會的相關資料顯示:“海鶴藥業現有形資產總估值6.03億元人民幣,其中,公司位于溫州市濱海園區海鶴藥業新廠房總價值3.116億元;老廠房總價值1.222億元;而無形資產方面,”海鶴“品牌暫時被估價為1億元人民幣。”

截至6月30日海鶴藥業及興甌醫藥公司合并后的資產總額為2.4568億元,凈資產3147.68萬元。

前述管理方人士指出,目前這組資產估值是以海鶴藥業此前提供的數據為基礎,無形資產方面可能存在低估。一旦未來潛在尋購者出現,會進行重新評估資產。“法院方面對此處理結果其實很明確,若交易最終達成,在支付完破產費用等各方面費用后,就將根據最終法院確認的債權表分錢還款了。”

談及未來,管嗣開則表示,“從申請破產重組開始有半年時間,到今年12月份前要有個具體的重組方案。我們管理層的思路是一定要把海鶴的品牌保住,不能破產關門,這是我們所有人的責任,不能毀了海鶴三百多年的歷史。要是海鶴藥業最終資產評估下來值三四億元,我認為還是會比較吃香的,肯定會有人要。”

“一切都還是有希望的,畢竟我們還有三百年的歷史和良好口碑的產品。”管嗣開難得露出笑容地說道。

推薦閱讀

10億政府增信資金中小微企業...

南方日報訊(記者/張瑋)針對中小微企業抵押物不足、貸款信用級別低導致貸款難,深圳...

11月22日理財市場重要資訊...

證券時報網(月22日訊【銀行理財】【央行本周投放資金590億穩定短期資金波動意圖...

1314百姓說:財稅、外貿、...

■面對即將到來的2014年,整理思路,做足功課,將財富夢想化作腳踏實地,來年才可...

14措施促發展建設小微企業基...

本網訊(記者楊尚芬)日前,市政府第47次常務會議審議并原則通過了《關于扶持小型微...

2012年度溫州市地方稅收收...

1浙江森馬服飾股份有限公司2浙江正泰電器股份有限公司3溫州銀行股份有限公司4溫州...
各國貨幣融資租賃貴金屬證券公司期權交易貸款知識期貨公司金融知識銀行理財產品銀行網點信用卡信托產品
  • 熱線電話(服務時間 09 : 00 - 21 : 00 )
  • 400-680-8888
  • 關注我們
Copyright ? 2015 你我貸(www.afnvca.live) 網上投資理財 版權所有;杜絕借款犯罪,倡導合法借貸,信守借款合約
關注你我貸官方微信
青海11选5开奖结果彩票控 酷狗彩票苹果 淘宝做墙纸赚钱吗 2千块钱怎么赚钱 澳洲幸运5 上古卷轴5天际怎样快速赚钱 胜分差 用微信登录赚钱的游戏平台 p3开机号 潮州人做生意赚钱讲究速度吗 安徽11选5 靠棋牌赚钱吗 雪缘园比分直播3 欢聚龙江麻将正宗绥化麻将 全民欢乐捕鱼外挂 费时间赚钱的手游 新疆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