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你我貸客服熱線400-680-8888

希臘可能退出歐元區的五大誘因

2014-03-10 10:50:54
來源:你我貸

近期歐債危機愈演愈烈,希臘可能退出歐元的傳聞不絕于耳。那么希臘是否會退出歐元區呢?這個問題恐怕只能由希臘人民在將于本月舉行的二次大選中自行決定。屆時希臘如果選擇留在歐元區,自然皆大歡喜;但是如果希臘鋌而走險,選擇退出歐元區,想必無論是對希臘自身還是對全球金融市場都將是兩敗俱傷。即便像市場樂觀預期的那樣,希臘選民投票決定留在歐元區,其日后能夠完全兌現承諾嗎?未雨綢繆,下面我們著重探討一下希臘退出歐元區的誘因有哪些?

希臘可能退出歐元區的五大誘因

第一,希臘目前的經濟狀況不支持其繼續留守歐元區。希臘央行行長4月曾表示,該國今年經濟將衰退約5%,高于早些時候衰退4.5%的預測。根據歐盟統計局公布的數據,2011年12月份,希臘失業率達21%,是歐盟27國中第二高的國家,僅低于西班牙的23%,同時,希臘25歲以下青年的失業率最高,達到驚人的50.4%。根據希臘國家統計局公布的數據,希臘2011年底的債務總額為3556億歐元,相當于國內生產總值的165.3%。而希臘與歐盟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微博)此前達成的救援協議,2020年希臘國債占GDP比例應從目前的160%下降至120%。希臘2011年財政赤字總額為196億歐元,占國內生產總值的比例為9.1%,該比例雖然低于2010年的10.3%和2009年的15.6%,但仍然超過歐盟和IMF為其設定的7.6%的標準。

人們常說,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此前,我也認為是希臘民眾“好吃懶做”導致了今天的局面。但仔細想想,這樣說或許有失公允,希臘民眾在加入歐元區之前的幾十年,甚至幾百年前就是這樣的生活習慣,為什么偏偏現在就難以為繼了呢?如果希臘沒有加入歐元區,是否會出現今天的局面呢?這就不得不提歐元區的制度設計缺陷。

第二,歐元區的制度缺陷既是希臘危機成因之一,也為希臘退歐提供了可乘之機。歐元區制度的第一大缺陷是,歐元區只有統一的貨幣政策,卻沒有統一的財政政策。如果將歐元區統一的貨幣政策比作一劑藥方,現實的情況就是歐元區希望這劑藥方能夠包治百病,而絲毫沒有顧忌到歐元區各個成員國間的體質差異。問題恰恰在于歐元區各個成員國之間的體質差異非常大。就拿目前來說,德國希望歐元區成員國能夠通過財政緊縮度過危機。我們姑且不說這個建議能否解決根本問題,單就緊縮而言,德國經濟膘肥體壯,恐怕餓十年八年也能扛過去;而希臘呢,目前已經是面黃肌瘦,骨瘦如柴,如果繼續餓下去,情況會怎樣可想而知。所以,有一種觀點認為,如果現在繼續把希臘強留在歐元區,或許是一個殘忍的決定。總之,一劑藥方包治百病的想法不切實際,難怪現在認同“歐元是個早產兒”的人越來越多。

歐元區制度另一大缺陷是沒有建立“退出”機制。一個只進食不排泄的機體能健康嗎?可惜歐元區的制度設計就是這樣。歐元區只規定了加入該組織的規章和要求,但是沒有明確的退出標準和流程。更為致命的是,面對成員國赤字超標的問題歐元區一味縱容,非但沒有懲罰違約國,而是采取了默認的綏靖政策,導致各國赤字違約日趨嚴重,最終爆發歐債危機。但是,正是由于歐元區沒有明確退出流程,也為成員國退出歐元區提供了可乘之機。假設在理想狀態下,某赤字違約國打算退出歐元區,其可以發行新貨幣置換老百姓手中的歐元,然后再用回籠來的歐元償還國際債務。如果不考慮該國退歐所造成的經濟恐慌和新幣貶值因素,央行只需動用印鈔機就可以償還債務,何樂不為?但事實并非如此簡單。

第三,希臘可能名義上退出歐元區,但可以繼續使用歐元,并擺脫債權國的緊縮約束。通常一國發行新貨幣,即意味著在過渡期之后,原有貨幣便作廢,失去使用價值。但是,假設希臘退出歐元區并發行新貨幣,或恢復使用德拉克馬,歐元會作廢嗎?顯然不會。這顯然也是歐元區制度缺陷造成的,歐元是歐元區的貨幣,卻也是世界的問題,甚至是歐元區留給世界金融體系的新問題。我們暫且不提這種情況下歐元面臨的信用危機,先看看希臘民眾會如何應對。能夠預見到的風險便不再是風險,假設希臘恢復使用德拉克馬,由于希臘民眾預期德拉克馬將會貶值,所以更愿意持有歐元,肯定不會一次性將手中的歐元換成德拉克馬,然后坐等后者貶值,而是只會在必要時逐漸分批將手中的歐元兌換成德拉克馬。這就是為什么希臘銀行遭擠兌的原因。也就是說,如果希臘退出歐元區,一段時期內很可能出現歐元和德拉克馬并存的局面,直到德拉克馬貶值逐步趨穩后,希臘民眾才會將手中的歐元出清。如此一來,希臘不但可以緩解退出歐元區對其經濟造成的沖擊,同時擺脫了一味財政緊縮造成的民眾反感情緒。另外,如果希臘當選政府宣布退出歐元區,但不發行新貨幣,繼續使用歐元,此舉是否可行也耐人尋味。

第四,希臘退出歐元區不但可以擺脫財政緊縮,還可以擺脫現有的債務。幾乎可以肯定的一點是,如果希臘退出歐元區,國際社會終止對其金融援助,希臘似乎根本沒有完全履行償還債務的可能。至于能夠償還多少,不但要看希臘國內的經濟恢復程度,還要看國際社會的表現,甚至不排除希臘破罐破摔,如果國際社會不援助,該國直接賴賬的可能。這也許有點危言聳聽,但是如果希臘新貨幣貶值,無疑將增加該國通脹水平和債務負擔。希臘本已不堪重負,又如何能夠容忍雪上加霜。曾經我也一直不解,面對希臘這樣一個“好吃懶做”的兄弟,一腳將其直接踢出歐元區是最簡單的解決辦法,但歐元區的其他兄弟姐妹為何如此不離不棄,難道真的是手足情深,國際友愛嗎?看看誰是希臘的主要債權國,答案就不言而喻了。說白了,德國和法國不但是歐元區成員國的老大哥,同時也是希臘的重要債權國,黃世仁被楊白勞套牢了。

第五,希臘退出歐元區,有利于其自身經濟恢復。如前所述,目前的希臘就像是一個身體羸弱的病人,如果要求他跟著歐元區這個大部隊繼續前進,希臘痛苦,歐元區也將受到拖累,所以希臘應該脫離大部隊,休整療傷。外界普遍認為,如果希臘退出歐元區并發行新貨幣,短期內其幣值將迅速貶值50%,甚至更多。但是,希臘經濟中農業、航運業和旅游業比較發達,工業制造業相對落后。貨幣貶值不但有利于該國農產品出口和航運訂單增加,同時也有利于吸引更多游客到希臘旅游。當然,由于希臘工業欠發達,貨幣大幅貶值對其進口勢必造成影響。但更為重要的是,如果希臘退出歐元區,將重新獲得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的自主權,這樣希臘政府就可以根據其自身的體質狀況,因地制宜地制定自己的康復計劃,這是留在歐元區無法實現的。

希臘的命運既掌握在民眾手中,也掌握在債權人手中

有人也許會問,既然希臘退出歐元區的優勢如此之多,希臘人和國際社會為什么都還希望其能夠留在歐元區?希臘當初加入歐元區能夠獲得降低融資成本、拓寬市場、強化與歐元區其他國家的金融聯盟等諸多益處。簡言之,希臘加入歐元區就像是一個家境不好的人傍上了大款,現在雖然感情破裂,但是如果讓他們離婚,弱勢一方肯定不愿意。僅就目前形勢而言,希臘一旦退歐,短期內很可能造成國內經濟快速萎縮、通脹飆升、股市跳水等應激反應,希臘百姓當然不愿意自己的儲蓄瞬間嚴重縮水,所以民調多次調查結果都顯示,希臘民眾很希望能夠繼續使用歐元。對于國際社會而言,希臘的債權國肯定不愿意希臘賴賬,即便不是希臘的債權國,也不希望希臘退歐波及本國的金融市場。

那么短期之內希臘危機能否得到解決呢?首先,我們來看看被市場寄予厚望的“歐元區共同債券”能否成為希臘的救世主。德國對此問題一直態度強硬,多次表示不愿意因為發行歐元區共同債券而增加自己的融資成本,所以該提議目前處于擱淺狀態。不過值得一提的是,如果希臘果真退出歐元區,德國的經濟損失也不小,因此權衡利弊之后德國的態度是否會軟化仍有待觀察。

其次,“財政契約”能否解決問題?前文中,我們提到了歐債危機爆發的一個重要原因是歐元區財政不統一。當年,歐元區對成員國加入該組織在財政方面不是沒有要求,曾規定各國財政赤字必須控制在GDP的3%以下,但是為什么沒能遵守呢?主要還是因為各成員國經濟水平差距過大,最終連德國這樣的國家也無法達標,所以該規定形同虛設。要實行統一的財政和貨幣政策,要求各國經濟水平差距不能過于懸殊,看看現在的德國和希臘,這種差距短期似乎也很難彌合。當今像美國這樣的聯邦國家都未能實現真正意義上的各州財政統一,而像歐元區這樣的邦聯組織要做到這一點,可謂任重道遠。

再次,“緊縮財政”是否可以力挽狂瀾?如果某個家庭經濟拮據,家人不通過努力工作增加收入,而是通過節衣縮食減少開支維持生活,不開源只節流的后果可想而知。另外,面對危機歐元區一味高筑金融防火墻的做法也似乎欠妥。大禹當年治水就明白治理水患重在疏通河道,一味封堵非但不能解決根本問題,而且還可能抬高水位,最終形成更嚴重的垮壩。

最后,國際債權人能否繼續做出讓步,重新與希臘談判救助條件?希臘今年3月的債務重組已經讓債權人實際上蒙受了約3/4的損失,預計他們的讓步空間也比較有限。目前希臘的命運不僅掌握在希臘選民的手中,也掌握在希臘債權人的手中,德國的態度尤為重要。諸如“歐元區共同債券”“ESM(歐洲穩定機制)直接注資歐元區受困銀行”等提議能否成行,在很大程度上取決于德國能否犧牲一定的自身利益。目前希臘激進左翼聯盟領導人正在游說債權方放寬救助條件,估計不到最后一刻,誰都不愿意先松口,雙方正處在心理對峙階段。

希臘危機帶給我們的反思

那么希臘危機又能帶給我們哪些反思呢?經濟危機始終是伴隨經濟增長的夢魘,且爆發的周期逐漸縮短,美國次貸危機尤歷歷在目,歐債危機已然粉墨登場。其實,希臘經濟在歐元區所占的比重并不大,但是市場為何如此恐慌?由于人們對希臘危機對實體經濟的影響到底有多大心里沒底,進而造成了心理上的恐慌,而這種恐慌所造成的損失甚至更大。就像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等死。無論希臘此次是否退出歐元區,都將給我們留下很多的啟示。

其一,希臘如果不退出歐元區,歐債危機就不會擴散嗎?現在人民普遍認為,希臘退出歐元區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其所產生的連帶效應。難道希臘留在歐元區,歐債危機就會平息嗎?個人認為,希臘如果留在歐元區,只是延緩了危機的爆發的時間,并未解決歐元區的實際制度缺陷。如前所述,在經濟層面上歐元區各成員國的差距短期難以彌合;政治層面上各國尚難擺脫各自為政的局面,例如德法分歧;而在精神層面利益共同體的概念也并未深入人心,例如德國對希臘的態度。有人將希臘和歐元區的關系比作婚姻,也許現在問題并沒有嚴重到要離婚的地步,但是僅僅是形勢的融合也許只是表面的結合,歐元區與包括希臘在內的其他各成員國如何實現經濟和精神層面的融合才是更重要的問題。

其二,“一國兩幣”的現象是否會成為常態?歐元作為新生事物曾經帶給我們無數驚喜和期望,但歐元現在就像是一個處于青春期的少年,他的叛逆也給我們帶來了很多的擔憂和迷茫。例如,假設希臘退出歐元區并恢復使用德拉克馬,經過一段時間的過渡期后,希臘政府是否可以將回籠的歐元用于償還債務?假如希臘政府可以通過發行新幣,回籠歐元用以償還債務,希臘政府不但將獲得傳統意義上的鑄幣稅,而回籠上來的歐元更成為了巨額附加收益(在單一貨幣體制下,通常回籠來的舊幣不再具有使用價值),這是對希臘政府財政超支的獎勵還是懲罰?其他歐元區債務國是否會紛紛效仿?歐元區債權國又將如何應對這筆“從天而降”的橫財?如何對沖這筆橫財回流歐元區可能引發的通脹及歐元信譽危機?如果單從這個角度講,希臘倘若能夠有序退出歐元區,將為其他成員國樹立一個典范,該國退出歐元區的探索將有助于該組織的長治久安。

其三,世界各國為什么能夠通過開動印鈔機就能償還債務?希臘央行通過發行德拉克馬置換歐元就可以償債,美聯儲通過不斷量化寬松濫發美元就可以稀釋債務,發行貨幣和制造衛生紙有什么區別?難怪央行原副行長吳曉靈認為近年的金融危機是布雷頓森林體系崩潰的后遺癥。在金本位制度下,美元與黃金掛鉤,各國貨幣又與美元掛鉤,所以各國如果濫發貨幣,成本巨大,因此金本位制度下金融市場相對穩定。那么金本位會重回歷史舞臺嗎?如果金本位能夠維持,就不會出現“特里芬兩難”。不過,坦白的說,自從金本位崩潰后,人們一直在試圖尋找除黃金、美元外的新的硬通貨作為世界儲備貨幣,但是至今未果。特別提款權(SDR)能夠成為新的貨幣之錨嗎?如果SDR成為貨幣之錨,美國所號稱的占其外匯儲備3/4的黃金儲備將如何處理?美國能夠允許煞費苦心所建立的美元霸權旁落,能夠容忍世代苦心經營的黃金儲備化為烏有嗎?縱觀當今全球金融市場,熱錢早已跨境流竄,而各國監管依然是各自為戰;舊的制度已然轟然倒塌,但新的制度尚未建立。但愿以上涂鴉只是杞人憂天!(楊峻)

分享到:

>相關專題:

關注希臘大選

推薦閱讀

09合約出現套利機會期指恐將...

一、基本面消息:中國證券金融公司27日發布《轉融通業務規則》和《融資融券業務統計...

09年歐元兌美元或將出現觸底...

歐元兌美元沖高回落,且最大跌幅歐元史上罕見。自美國次貸危機爆發以來,08年美國房...

10年博弈:斯道拉恩索16億...

在整個23.67萬平方公里的廣西版圖上,從最北的桂林,到最南的欽州、北海,10年...

10月24日早盤提示

股指:今日觀點:防止風險上證指數在上周五再次創出新低,再次向下突破2010年7月...

11日國內商品期貨近全線收漲...

6月11日,國內商品期貨近全線收漲,工業品中以有色金屬期貨漲幅最為明顯,其中銅期...
各國貨幣融資租賃貴金屬證券公司期權交易貸款知識期貨公司金融知識銀行理財產品銀行網點信用卡信托產品
  • 熱線電話(服務時間 09 : 00 - 21 : 00 )
  • 400-680-8888
  • 關注我們
Copyright ? 2015 你我貸(www.afnvca.live) 網上投資理財 版權所有;杜絕借款犯罪,倡導合法借貸,信守借款合約
關注你我貸官方微信
青海11选5开奖结果彩票控 吉林快三免费预测软件 快乐飞艇是官方网吗 河南快三跨度图 3d开机号千禧 免费麻将小游戏 东方6+1游戏规则 快3北京开奖结果查 上海时时彩走势图 海南琼崖麻将旧版本 辽宁快乐十二推荐号 快三一定牛北京 甘肃快3号码 秒速赛车害了多少人 西安配资 血流麻将线下怎么玩 天津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