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你我貸客服熱線400-680-8888

人民幣國際化“碎步疾行”

2014-03-10 10:50:54
來源:你我貸

早在1993年,有關金融開放的說法便已出現在政府的文件中,‘逐步使人民幣成為可兌換貨幣’,在當時就被提上議事日程。

伴隨人民幣經常項目可兌換后,要求資本項目開放的呼聲日漸高漲。在有效防范風險的前提下,資本項目開放的路徑自此也逐漸清晰起來。

除了深化外匯儲備管理體制等改革,推進人民幣國際化已經成為金融對外開放的重點。

有限“去美元化”

在日元之后,澳元與人民幣也于近日實現直接交易。中央財經大學金融學院副教授肖鳳娟對此十分關注。盡管在“去美元化”的程度上還十分有限,但她認為這也顯示出政府推進人民幣國際化的意愿。

“人民幣先后與日元、澳元直接交易,實際上可以減小套算的匯差。”對外經貿大學金融學院院長丁志杰告訴新金融記者,這有助于強化人民幣在這些國家的使用。

根據中國外匯交易中心的說法,直接交易后,人民幣對澳元匯率中間價改為根據當日直接交易做市商報價平均形成。而此前,人民幣對澳元匯率中間價則是根據當日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以及美元對澳元匯率套算形成。

一些分析人士認為,貨幣直接交易將是貨幣自由兌換的前奏。在他們看來,更多經濟體的貨幣與人民幣直接交易,也令人期待。

人民幣能夠成為一種重要的國際貨幣,這已經是各方的共識,但丁志杰強調目前人民幣并不是要取代美元,而是成為國際貨幣家族的一員。

現實的情況是,美元在當前國際貨幣體系中的軸心貨幣地位依然比較穩固。“無論是從貿易角度看,還是從投資角度看,使用最多的還是美元。”丁志杰說。

不過2008年的金融危機,還是讓不少國家萌生了逐步擺脫美元依賴的想法。危機之后,美元匯率和美元資產價格的劇烈波動,使得美國對外轉移了危機成本。在丁志杰看來,這無疑要求其他國家增強貨幣的自主性。

事實上,為防止美國連續通過量化寬松政策轉嫁成本,近年來不少國家也都在謀求更安全的幣種和儲備貨幣的多元化。最新的消息是,IMF將正式把澳元、加元列入跟蹤外匯儲備名單,并最快可能在上半年納入儲備貨幣名單。

盡管目前有關人民幣的數據并未公開,但據丁志杰估計,人民幣已經成為僅次于美元、歐元、英鎊、日元之后的第五大儲備貨幣,“在全球儲備貨幣中超過了瑞士法郎”。

實際上,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主權貨幣,人民幣也理應成為主要的國際儲備貨幣。不過,在當前資本項目尚未完全開放、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有待完善的背景下,如何推動人民幣國際化也將在很大程度上影響著全球貨幣體系改革的走向。

不只是貿易結算

從丁志杰的研究來看,我國是在金融危機之后開始力推人民幣國際化的。不過,他告訴新金融記者,當時很多人包括他自己也都認為推進人民幣國際化的條件并不成熟。

在回顧本輪人民幣國際化時,中國銀行首席經濟學家曹遠征也曾表示,人民幣是在不具備國際化條件的基礎上“被國際化”的。他認為,依據傳統經驗,一國貨幣要實現國際化必須滿足三個條件,即本幣要全面可兌換、要有逆差的形成、國內金融市場要發達,“而在當時,這三者均不具備”。

然而金融危機的爆發和國際貨幣體系的缺陷,給人民幣國際化提供了一個重要的機遇。分析人士直言,倘若在正常情況下推出人民幣國際化,必然會遭受美國的打壓。而當時處于危機之中的美國,如果因貨幣問題打壓中國,不管是從政治上還是從經濟上,都會力不從心。

當然,人民幣的國際化在當時也迎合了國際社會的需求。金融危機之下,國際匯率劇烈波動,倘若能夠用匯率較為穩定的人民幣進行結算,無疑為很多企業化解了風險。

2008年12月,國務院常務會議研究決定,對廣東和長江三角洲地區與港澳地區、廣西和云南與東盟的貨物貿易進行人民幣結算試點。次年4月,國務院常務會議又決定,在上海、廣州、深圳、珠海、東莞等地開展跨境貿易人民幣結算試點。

盡管當時試點的推出很大程度上是為了緩解出口企業困難、保持對外貿易穩定增長,但伴隨人民幣結算從邊貿領域向一般國際貿易的拓展,人民幣開始頻頻登上國際舞臺。

可以看到的是,經過多輪“擴圍”,跨境貿易人民幣結算于2012年年初全面放開。央行提供的數據顯示,2012年跨境貿易人民幣結算量保持較快增長,銀行累計辦理跨境貿易人民幣結算業務2.94萬億元,同比增長41%。其中,貨物貿易結算金額2.06萬億元,服務貿易及其他經常項目結算金額8764.5億元。

在肖鳳娟看來,跨境貿易結算對于人民幣國際化的推動作用大于金融交易本身的推動,比如離岸人民幣市場等。

不過,就一國貨幣的國際化而言,推動在國際貿易中使用的同時,也應考慮它在金融交易中的使用。與實物貿易和服務貿易產生的貨幣需求有所不同,金融交易過程中的資金規模往往會更大,交易也更加頻繁。

在此背景下,離岸市場的作用顯現出來。

盡管不少學者認為,人民幣離岸市場的建立只不過是我國資本管制下的一個過渡產物,但它在強化海外對人民幣資產需求方面的作用不可忽視。

清華大學中國與世界經濟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微博)曾撰文指出,人民幣國際化的最大瓶頸是中國向境外投資者提供的人民幣金融資產數量遠遠不足。

他解釋稱,境外投資者具有巨大的持有人民幣的呼聲和意愿,但苦于投資無門,“無法把他們手中的外幣(包括美元、歐元等)轉換成人民幣進行投資”。

不過現實中,一旦離岸市場上的人民幣短缺,那么獲得人民幣的渠道則必須通過人民幣跨境貿易平臺來進行補充。而這也會在一定程度上倒逼人民幣資本項目的可兌換。

開放是立體的

為了推動人民幣在跨境貿易中的運用,一些學者也建議除應實現人民幣結算的便利化外,還應為跨境貿易提供必要的人民幣金融產品,盡快放寬與跨境貿易直接相關的、以人民幣進行的金融活動的限制。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綜合研究室主任陳道富就認為,可允許境外以人民幣計價和結算的貿易融資,在風險可控的情況下推動人民幣出口信貸業務的發展。

值得注意的是,在去年發布的《廣東省建設珠江三角洲金融改革創新綜合試驗區總體方案》中,“探索人民幣資本項目可兌換,擴大人民幣在境外的流通和使用”被擺在了重要位置。

“全球經濟衰退可能成為中國加速人民幣國際化的催化劑。”2012年10月,蘇格蘭皇家銀行發布報告稱,他們預期人民幣將在5年內可實現全面自由兌換,并逐步實現人民幣的全面國際化。

而據央行課題組去年發布的數據顯示,中國不可兌換項目有4項,占比10%,主要是非居民參與國內貨幣市場、基金信托市場以及買賣衍生工具。部分可兌換項目有22項,占比55%,主要集中在債券市場交易、股票市場交易、房地產交易和個人資本交易4大類。基本可兌換項目14項,主要集中在信貸工具交易、直接投資、直接投資清盤等方面。

“不確定性還是很大的。”肖鳳娟對于上述時間表似乎不那么樂觀。在資本項目開放問題上,她坦言我國還會更多地去考慮風險問題。更重要的是,她并不認為一國貨幣國際化和資本項目完全開放存在必然的聯系。

丁志杰持有同樣的看法。“一般而言,一國貨幣的可兌換性達到一定程度后才能實現國際化,但可兌換是國際化的必要條件而非充分條件,還需要看對方的接受程度。”他說。

事實上,如果一味地強調開放,恐將釀成較大的危機。

新金融記者注意到,此前不少經濟學家也一再警示放松資本管制可能帶來的巨大風險。他們認為,在推出浮動匯率制度時機成熟之前,我國需要采取資本管制來保證貨幣政策的獨立性。

即便在現有的開放狀態下,跨境資本雙向流動的加劇已給外匯管理當局帶來了不小的麻煩,一方面要應對大浪來襲可能造成的巨大沖擊,另一方面還要預防資金大規模流出帶來的風險。

因此,未來資本項目的進一步放開,還需要結合經濟和金融部門改革的進展,采取“先直接投資項目、后證券金融項目”和“先長期項目、后短期項目”的原則。

不過,在資本項目的開放問題上,丁志杰也坦言,可兌換和國際化是相互促進的,至于誰主誰次,則要看改革的步伐和需要。可以明確的是,各國對貨幣可兌換的承受度是不一樣的,而在一國的不同時期,也有所差異。

擴大至人民幣國際化究竟應遵循怎樣的路徑,丁志杰告訴記者,在總體上這是有先后次序的,但就階段性而言,開放則是立體的。

比如,在跨境貿易人民幣結算試點推進的同時,貨幣互換、資本項目開放等相繼啟動。

而就在此次澳元與人民幣實現直接交易前,中國與澳大利亞貨幣互換也已啟動。據悉,互換規模為2000億元人民幣/300億澳大利亞元。

“出海”再添新平臺

貨幣互換是一個雙邊的流動性機制安排。據統計,中國央行已與韓國、馬來西亞、阿根廷、新加坡、新西蘭、土耳其等全球20多個國家和地區簽訂了貨幣互換協議,總資金規模超過萬億元人民幣。

一般認為,一國干預外匯市場和維護金融穩定的能力不僅僅是看自身的外匯儲備,還要看所簽訂貨幣互換的規模。

實際上,除了應對短期流動性之外,貨幣互換也是便利雙邊貿易融資的一種有效方式。

其運作機制是,央行通過互換將得到的對方貨幣注入本國金融體系,使得本國商業機構可以借到對方貨幣,用于支付從對方的進口商品。

就此,不少人也在猜測,雙邊本幣互換實際上并非主要與其他國家政府合作應對危機沖擊,而是為人民幣進行跨境貿易結算配套的制度安排。理由是,如果是應對危機,那更好的方式是與其他國家簽署雙邊美元互換,畢竟人民幣還不能被其他國家用來有效干預外匯市場。

不過,在丁志杰看來,既然都可以進行本幣互換,那就說明人民幣已經為對方所接受和認可。

顯然,人民幣已經通過貨幣互換的方式實現了“出海”。

當前,除了香港、倫敦等人民幣離岸市場外,金磚國家開發銀行和應急外匯儲備庫也有望成為推進人民幣國際化的另一戰略平臺。

就在上月底結束的第五屆金磚國家峰會上,建立金磚國家外匯儲備庫和金磚國家開發銀行成為本屆峰會一大亮點。

由于國際金融秩序長期由歐美控制,因此成立金磚國家開發銀行,也被視為金磚國家向世界銀行和歐洲復興開發銀行等國際機構發起的挑戰之舉。

就我國而言,一些學者建議,可以考慮向金磚國家開發銀行注入等值的人民幣,而非美元,并用人民幣向五大金磚國家和其他新興國家進行貸款。

當然,在金磚國家的國際貿易中,也可鼓勵使用本幣進行交易。

未來,隨著人民幣直接交易范圍以及貨幣互換額度等進一步擴大,人民幣作為全球主要結算和儲備貨幣的地位無疑將會快速實現。

本文來源:天津網

推薦閱讀

9月央行外匯資產微升匯率升值...

中國人民銀行近日更新的貨幣當局資產負債表數據顯示,截至今年9月末,央行資產負債表...

9月央行外匯資產微升匯率升值...

中國人民銀行近日更新的貨幣當局資產負債表數據顯示,截至今年9月末,央行資產負債表...

FBS:北歐債務危機隱現美儲...

客戶端查看最新行情作者:FBS前些年在歐洲主權債務危機時期,斯堪的納維亞國家因其...

FBS:北歐債務危機隱現美儲...

客戶端查看最新行情作者:FBS前些年在歐洲主權債務危機時期,斯堪的納維亞國家因其...

G20各方承諾不會打響匯率戰...

自安倍晉三就任日本新首相以來,不到兩個月時間里,受惠于日本新政府的強力寬松貨幣與...
各國貨幣融資租賃貴金屬證券公司期權交易貸款知識期貨公司金融知識銀行理財產品銀行網點信用卡信托產品
  • 熱線電話(服務時間 09 : 00 - 21 : 00 )
  • 400-680-8888
  • 關注我們
Copyright ? 2015 你我貸(www.afnvca.live) 網上投資理財 版權所有;杜絕借款犯罪,倡導合法借貸,信守借款合約
關注你我貸官方微信
青海11选5开奖结果彩票控 现金麻将棋牌游戏 广西快乐10分计划 股票推荐群第二天拉升 sg飞艇官网 北京快乐8官网网址 黑龙江6 1开奖 北京快3苹果手机版 北京极速赛车 盈配资 3d图谜画谜总汇 什么是期货配资 云南十一选五开奖直播 快乐10分天津 弈乐贵州麻将 东方6 1中奖规则 哪个微信群打武汉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