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你我貸客服熱線400-680-8888

朱寧:應推進人民幣國際化腳步

2014-03-10 10:50:54
來源:你我貸

專訪上海交通大學高級金融學院副院長朱寧

網易財經9月12日訊上海交通大學高級金融學院副院長朱寧在達沃斯論壇上接受網易財經專訪時表示,只有到人民幣出現了一個比較均衡的事態之后,國外的投資者或者國內有些投資者才會愿意在人民幣和外幣之間做一個比較平衡的選擇,或者對整個波動有一定的預期,過去一段時間人民幣基本上是大家認為進行投資或者進行投機的一個最好的首選的貨幣,如果這種心態不改變的話,那么市場上

對人民幣的需求就一直是非常旺盛,一旦對人民幣有這么旺盛的需求之后,就會導致很多長期的投資或者風險控制不能很好的實施,大家對人民幣的投資或者風險管

理產品也沒有太強的需求。

以下是采訪文字實錄

網易財經:朱院長,這次想請問您一下,是不是人民幣升值到現在已經是到了一個頂部呢?

朱寧:我覺得可能說到一個頂部可能還為時過早,但是我覺得確實是說,過去五年里面有個人民幣單邊上揚的上行的行情,我覺得可能確實到了一個逐漸走緩,或者逐漸可以開始調整的一個狀態,這一方面也反映了整個國際的資本對中國經濟下一段階段這個經濟發展展望的一個不確定的看法,一方面我覺得也是通過過去五、六年的中國人民幣匯率改革,反映了我們人民幣其實升值的空間和現在目前的估值水平,可能已經達到一個比較均衡的狀態,所以我覺得可能在今后可能還可能會有波動,但我覺得可能是一個比較寬幅的波動,也就是說可能在以每年5%,10%的一個比較正常的區間里面在波動,這其實也符合我們讓人民幣匯率進一步讓整個市場決定這一個匯改的主要精神。

網易財經:您剛剛說到一個比較,就是寬幅的波動,那么這一個寬幅的波動出現之后,對銀行跟企業他們的風險在哪里?

朱寧:我覺得可能我們人民幣一旦是出現了這種均衡式,或者是這種波動之后,可能對于在過去幾年,無論是我們的實業企業還是銀行,他形成了一些單邊人民幣上揚的預期可以出現打亂,因為現在有很多的外資企業比如都愿意大量的持有人民幣,因為他們認為人民幣還會繼續的升值,包括有一些無論是從結算還是記賬都是采用人民幣記賬,因為他們覺得這樣經營對自己比較有利,但是一旦出現人民幣可能走勢出現拐點,或者出現大幅波動的話,其實這里面它變成了一個原來是確定的方向,現在變成了是一個不確定的波動之后,我覺得無論是從廠商還是從銀行來說都必須要來對沖或者來控制這種風險,所以這一點一定要提醒我們的金融機構和實體企業,都要關注到整個人民幣走勢可能發生的變化。

網易財經:這樣說的話,是不是應該推進人民幣國際化的一個腳步呢?

朱寧:我覺得是的,因為我覺得就是說只有到人民幣出現了一個比較均衡的事態之后,國外的投資者或者國內有些投資者才會愿意在人民幣和外幣之間做一個比較平衡的選擇,或者對整個波動有一定的預期,過去一段時間人民幣基本上是大家認為進行投資或者進行投機的一個最好的首選的貨幣,如果這種心態不改變的話,那么市場上對人民幣的需求就一直是非常旺盛,一旦對人民幣有這么旺盛的需求之后,就會導致很多長期的投資或者風險控制不能很好的實施,大家對人民幣的投資或者風險管理產品也沒有太強的需求,因為只要持有人民幣就可以獲利,直到現在出現了人民幣的均衡市,或者相對比較寬幅的波動之后,我覺得可能海外才會對人民幣有更大的一個需求,因為他們可能需要更好的控制自己對人民幣風險的掌控,所以這點我覺得可能會幫助人民幣,尤其是離岸市場創造一個更大的需求,或者是產生更多的人民幣計價的這種產品,我覺得這是一個推動。

這種投資產品的推出可能更有利的幫助人民幣從簡單的一個貿易貨幣和結算貨幣,逐漸變成一種可以投資的金融貨幣,這個會推動人民幣的進一步國際化。

網易財經:您剛剛說到一個離岸市場的問題,就是在陸家嘴金融論壇上,新加坡市政府也非常的想做人民幣離岸中心,您認為新加坡有這樣的優勢嗎?

朱寧:我覺得新加坡其實他可能提出這種做人民幣離岸中心的想法,和他在過去一段時間作為整個亞洲外匯交易的中心可能是有一定的關系的,我覺得他可能有兩個比較大的優勢,一方面就是他可能確實積聚了在整個東南亞比較多的一個財富,所以對財富管理、投資都有非常強的需求;第二點就是他從歷史傳統上來講,一直是一個,我覺得是一個外匯交易的中心,同時又有和中國緊密的政治、經濟、文化方面的聯系,所以我覺得可能從我們講說從中國,包括香港之外的地方里面來講,我覺得可能在亞洲地區,新加坡確實是一個比較合適的一個人民幣的離岸市場發展的一個比較好的地域。

網易財經:剛剛提到那么多,我們也看到,人民幣現在一直在說國際化,也說市場利率化,但是我們看到外圍市場的歐債問題,其實歐債問題是不是對人民幣走向世界是一個比較好的契機呢?

朱寧:我覺得可能我們要從兩個方面看這個問題,一方面確實是說,大家可以看到如果人民幣要成為一種主要的儲備貨幣,大家認為說前面最主要的可能是美元,再下來可能就是歐元,然后再往下可能是日元和瑞士法郎,從這個角度講,可能我們的一個競爭對手他突然在賽跑的時候掉隊了,可能對人民幣成為一個國際的儲備貨幣可能會是有利好的因素,但是我覺得這里面大家也必須要意識到就是說,美國其實從美國的經濟超過英國,到美元真正主導整個全球的貨幣體系,其實用了超過50年的時間,所以從這個角度講我覺得雖然我們現在中國經濟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但是可能從人民幣真正能夠變成最主導的世界儲備貨幣,還會有一個很漫長的過程,所以從這個角度講,我覺得我們是在一個比賽之中,但是我們現在可能和前面幾位競爭對手還是距離非常遠的,從這個角度來講,我覺得從短期來講,我們更希望的是一個整個全球的貨幣體系會希望更多的往多元化、多極化發展,具體再說在這個多元化發展的過程中,人民幣是不是成為一個主要的儲備貨幣,我覺得這個可能一個是隨著重要經濟進一步發展,還有一個也是隨著整個全球金融體系在今后,很可能20年、30年甚至50年整個一個演進的過程,所以這個我覺得短期歐元的左右,或者短期歐元的不確定性,并不馬上代表說人民幣可以取而代之,所以我覺得這個可能有一個短期和中長期的選擇問題。

網易財經:昨天溫總理的講話,其實他也說到了兩個總體,就是一個中國經濟目前總體穩定,總體可控,我們也看到了央行出了一些舉動,像去年每月一加息,隔月批準的這種節奏,變成了現在的降息降準,您認為這是一個貨幣放松的一個信號嗎?

朱寧:我覺得這顯然是一個貨幣政策放松的信號,但是我覺得這種放松很可能是在我們現在提出的穩健的貨幣政策的大的環境下面,我覺得可能從兩個方面解讀這個問題,第一方面就是說,確實我們在前六個月里面整個通貨膨脹水平,物價水平出現了一個回落,這就給我們整個貨幣政策提供了很大的一個操作的靈活度,另一方面我們也要看到,為了應對在前幾個月中國經濟增速大幅的下滑,我覺得整個從人民銀行的角度來講,確實應該推出一定的寬松的政策來幫助整個中國的經濟實現比較好的轉型和一個短時期的軟著陸。

這里面我想強調一點,昨天溫總理也提到我們現在是預調和微調,這一點我覺得說我們肯定政府對于整個經濟增速的大幅放緩是高度關注的,但與此同時我覺得鑒于,尤其是八月份我們的物價水平已經出現了一個重新的抬頭,同時也是出現了我們整個全國范圍內仍然處在一個相對流動性比較寬松或者極度寬松,同時整個物價水平和房地產水平仍然是在一個比較高位運行的這么一個大的環境下,我認為任何的刺激或者是調整政策都會是在一個審時度勢的情況下逐步的微調,而不會是像2009年的時候我們出現一個一次性的大規模的超額的這種貨幣和信貸超發的這種政策。

網易財經:其實我們也看到,央行為了市場的寬松,從七月份開始一直采取一個逆回購的方式,向市場注入流動性,您剛剛也說到市場的流動性比較寬松,但實際上我們看到像沿海地區,特別是溫州那邊很多工廠倒閉,中小企業的資金斷鏈,您認為這種流動性跟他們的這種資金鏈的斷鏈這兩者之間是否有矛盾呢?

朱寧:我覺得確實是有矛盾的,其實說從整個宏觀極度寬松的一個貨幣政策,到我們的中小企業真正日常業務運營中感到的非常緊張的信貸供應,這里面其實很大一個矛盾就在于我們中國的金融體系沒有能夠像很發達的金融體系一樣,很好的能夠為資金能夠從宏觀的層面,一個高的層面一直轉移到企業這個層面,一個相對比較微觀的層面提供相應的作用,也就是說我們這個金融體系,尤其是銀行應該起到的觸媒或者媒介的作用,可能現在的經濟體里面沒有很成功的達成這個目標。

我覺得這里面可能有兩三個方面主要的因素,一個是說我們整個中國的金融體系現在仍然是一個以銀行為主導的,以間接融資為主導的這種金融體系,在這個體系下,我覺得無論是說我們原來四大國有銀行固有的一些商業模式,或者商業資源,還是講到說整個商業銀行在自己運行中,對自己風險管理和收益之間的一個平衡,都會導致很多銀行沒有很強的動機,或者有很強的風險的這個規避成分,不想跟中小企業進行業務,這點我覺得是進一步加重了我們中小企業無論是從自己的業務本身,還是從整個財務上面非常大的挑戰,這一點確實是銀行可能沒有做到他應該做到的一些工作。

與此同時我覺得從整個中國金融體系來講,我覺得是在銀行之外,我們可能應該開辟另外一個,比如說直接融資,比如說我們要發展債券市場,其實在海外大家也知道,銀行也不太會跟中小企業有很多直接聯系,但是我覺得這里面一方面是我們的債券市場,從公司債到高收益債,可能到甚至地方政府融資平臺和地方政府債,還有一部分就是我們現在發展的就是三板、四板PE和VC這種早期的股權投資和早期的股權投資進行交易的這種市場,我覺得這種市場的發展,尤其是這種市場的民間在民間的發展,不一定是以政府為主導的,而是說在民間應運而生的一些金融創新和金融機構,我覺得這些對于解決中小企業的融資難,同時也幫助把我們全國范圍內非常寬裕的流動性,能逐漸讓它們傳導到我們的中小企業身上,我覺得會是一個非常重要的發展方向。

網易財經:您剛剛說到了一個地方債的發行,其實我們看到地方債,還有中小企業債一直是在沿海地區比較活躍,相對內陸地區或者是中西部地區他們發債的情況會很高漲嗎?

朱寧:這可能從地方債的角度來講,因為我們知道現在以這個上海、廣東、浙江為首這些地方政府已經開始發行了地方債,發債之后我覺得可能其實效果還是不錯,我說的效果不錯的意思就是說,現在很多地方債的收益率其實比我們的國債一點都不高,甚至有的還低,那說明大家對地方政府的信用是非常有信心的,其實里面有兩點我覺得,第一點就是大家會相信這些拿出來先做試點的地方政府確實財力是比較雄厚的,第二點我覺得整個中國的投資者,由于對整個中國的國情比較了解,所以他們意識到說中國的地方債如果出現違約的話,肯定會有中央政府對他進行信用擔保或者信用的救助,所以這兩點可能對中西部的政府來講,可能稍微有點不一樣,因為從中西部有些政府來講,他可能從財力上來講確實弱一些,但是從接受到中央政府的財力支持上來講,可能更強一些,所以從這個角度講,我覺得其實反而是中西部只有其實有更強的動機,應該嘗試這個地方債。

但是這一點必須要,我覺得有個前提就是說,第一點就是說在短期之內仍然是由中央財政會對地方財政提供一個信用支持和信用擔保,第二點我覺得隨著整個地方債的發展,必須要提出就是說,無論是從立法的角度,還是從財政的角度,還是從整個稅制改革的角度,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必須要對于整個如何來分配稅收收入,同時承擔怎么樣的財政責任,這一點必須是從體制上有一個明確,只有這種體制明確了,才有可能保證說哎,我們以后地方政府發債之后,是對自己的融資行為,對自己的資金要負財政責任,這一點我覺得最后是整個我們地方政府可以解決地方政府財政收入不足,地方政府融資平臺里面前一段清償的壓力加大,我覺得只有真正能夠把地方跟中央之間的財稅責任、權利、義務能夠分清楚,才能保證地方政府的財政可持續、穩定健康的發展。

網易財經:您此前也提到了新三板市場,我們看到在上周有六家中小企業在中關村掛牌,就是所謂的破冰,您是怎么看接下來他們的一些掛牌的,包括各個交易所的一些股權他們的買賣?

朱寧:對,我覺得新三板的嘗試對于這個中國的資本市場,像證監會郭主席講的說建立這種多層次的資本市場,我覺得肯定是一個非常好的補充,掛牌其實只是一個,我覺得它有更多的象征意義,而不一定有很大的實質意義,因為我們知道新三板的交易有兩個可能和我們普遍的大家熟悉的主板市場不同的,一方面就是它可能它的融資,短期它是沒有融資能力,今后也可能它的融資能力不一定非常強的,所以從這個角度講,它不一定有很強的稀釋和對主板有很大的負面的影響。

從另一方面,因為它是未上市公司的股權,而且它面對的是相對比較少的成熟的機構投資者,所以整個這個市場的交易頻率或者流動性比我們講的主板市場要差很多,所以掛牌之后是不是可以有比較積極的交易,包括這個交易是不是可以很好的反映市場對一個公司價值的發現,我覺得這點其實對于整個新三板市場發展才是更重要的,當然掛牌交易肯定是最重要的第一步,但是這一步走完了,后續的很多的步驟我覺得還是必須要跟上,這點其實還是一個嘗試跟逐漸發展的過程。

網易財經:我們看到在國外的交易市場內,大家都會引進做市商制度,但是中國的政策跟文件中明確規定就是做市商是不能引進的,這樣是妨礙了新三板市場的一個擴大,一個強大,您是怎么看做市商制度的呢?

朱寧:我覺得做市商制度從我們傳統的這個股票交易所到期貨交易所,很多最開始的,尤其是在二十世紀上半頁成立的交易所,都是采取這種做市商的制度,做市商的制度很大的優點就是當然它給整個市場,尤其是那些相對流動性比較差的市場提供了額外的流動性,這個做市商的風險在于,就是說做市商本身承擔了很多這個市場其他參與者不能承擔或者不愿意承擔的風險,因為有些做市商為了提高流動性,所以不得不接盤有一些市場上的頭寸,由于它接收了很多頭寸,如果它不能找到很合適的交易對手進行對沖的話,那很多的風險就會積聚在這個做市商本人身上,由于做市商的數目往往要大大的少于整個市場參與者的數目,我們可能發現一個情況就是說,可能市場上各個參與者都還很健康,但是做市商本身如果出現了這個崩塌或者出現破產的話,那會導致整個市場出現大規模的波動,所以這個做市商可能我覺得不一定完全要禁止,但是一個做市商我覺得必須要提供一個是它的信用資質要非常強,第二點它需要有一點的官方或者半官方的背景,以保證它的資信和保證它的從監管層管理的有效性,這一點可能還確實是一個值得探討的問題,因為如果沒有做市商的話,很有可能出現新三板市場有價無市,或者說有市沒有交易這種情況,那也不是我們正確或者長期發展新三板市場所希望看到的這個情況。

網易財經:您看像目前的A股市場,您認為做市商能引進到整個的A股市場嗎?如果引進的話,中國的A股市場會出現一些怎么樣的改變呢?

朱寧:我覺得其實的A股市場和咱們剛才提到的新三板市場它的考慮可能不太一樣,因為A股市場是從創建之初就采用了電子化的集中撮合的交易機制,從技術層面來講,這種電子化的集中撮合其實是比過去做市商制度從技術上講一定是要先進,無論是從效率來講,還是從公平來講,都會先進。所以從這個角度講,我個人覺得在中國的A股市場,尤其我們A股市場是全世界同股票市場來講流動性非常充裕的一個市場,所以我個人覺得在這個階段其實沒有特別強的必要要在A股市場里面推出做市商的制度,而可能往往是我們比如說無論是推出了某一些新三板的市場,或者可能是有一些OTC這種柜臺改易,或者有一些衍生品,新推出的一些衍生品尤其是,可能我覺得做市商會是一個比較好的初創和過度的一個階段,幫助市場能夠發展一定程度,然后可能再可以采取這種集中撮合或者電子配對的方式。

網易財經:好,謝謝朱院長接受我們的采訪。

朱寧:謝謝。

推薦閱讀

什么是中心匯率

匯率(CentralRate)中心匯率定義中心匯率也稱“外匯平價”。兩個或兩個以...

什么是買入匯率

匯率(BuyingRate)買入匯率概述外匯是一種特殊金融商品。銀行經營處外匯買...

什么是信匯匯率

匯率(MailTransferRate,M/TRate)信匯匯率概述信匯匯率:即...

什么是出口匯率彈性

匯率彈性出口匯率彈性是指一國出口商品需求量的變動對該商品匯率(價格)變化反應的靈...

什么是利率匯率聯動機制

匯率聯動機制概述[1]2利率匯率聯動機制過程分析[2]3利率匯率聯動機制影響因素...
各國貨幣融資租賃貴金屬證券公司期權交易貸款知識期貨公司金融知識銀行理財產品銀行網點信用卡信托產品
  • 熱線電話(服務時間 09 : 00 - 21 : 00 )
  • 400-680-8888
  • 關注我們
Copyright ? 2015 你我貸(www.afnvca.live) 網上投資理財 版權所有;杜絕借款犯罪,倡導合法借貸,信守借款合約
關注你我貸官方微信
青海11选5开奖结果彩票控 股票配资选股 快3安徽 四人麻将免费打 亿酷丹东麻将安卓版下载 陕西快乐十分今日开 配资炒股联系久联优配 股票配资推荐 丨推荐杨方配资 中国股指期货配资网 股票涨跌是什么控制的 赢在投资 四人麻将单机版大全 今天快乐10分开奖查询 pk10直播开奖 武汉麻将红中赖子杠玩法 南昌股票配资公司 2013年全球股票指数